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咱们一刀两断吧(五)


虞祎杰跟刘彤在一起的时候,即使是最浓情蜜意的那段时间,虞祎杰觉得自己也是带着点卑微的。他天生就心思敏感,最怕别人因为自己不开心,而对于刘彤更是这样。刘彤从小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父母充足的爱和陪伴让他养成了现在的性格:他总是带着一种自信,大胆做自己从来不关心别人对自己怎么看。这样的性格固然有好处,可是也有坏处,比如跟虞祎杰在一起的时候,刘彤有时并不会考虑虞祎杰的想法,而虞祎杰呢?他本来就依赖刘彤纵容刘彤,这次提分手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对他的反抗。



刘彤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想着自己和虞祎杰相识以来发生的事情。其实刘彤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种想法,他觉得虞祎杰离不开自己——当然虞祎杰刚入行的时候刘彤确实帮了他很多。然而现在呢?虞祎杰早就不是那个怕羞的孩子,他早就可以独当一面,然而自己还是没有放下“祎杰离不开我”的自信,并挥霍这种自信,落到今天这地步,一个活该就能概括。



医生从病房里出来,刘彤赶忙问医生虞祎杰情况如何,医生忙了一天很疲惫,又生气这对病人和病人家属的不懂事,对刘彤并没有什么好语气,医生告诉刘彤虞祎杰的胃病很严重,需要好好静养,最重要的一点,一定不能再惹他生气。



刘彤过了好一会儿才进去,虞祎杰已经睡熟了。刘彤坐在床边看着他,他的祎杰是真的瘦了,脸颊都要凹陷下去,露在外面的手腕一只手就能松松的环住,苍白憔悴的叫人心疼。



刘彤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为什么不能早一点悔悟?非得等到要失去了才想着抓住,人总是这么贱么?



刘彤在床边坐了一整晚,他丝毫感觉不到累,他只想看着虞祎杰,把前几年落下的都看回来。



第二天虞祎杰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刘彤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心下无奈,“我说了你快走,你为什么还不走!”刘彤怕他生起气来胃会疼,“祎杰你别生气,我只是怕你晚上难受起来没有人知道,你不想看见我我出去好不好。”虞祎杰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刘彤这次是真的很害怕虞祎杰再也不原谅他,他不知道失去虞祎杰的话自己会怎么样。



晚些时候陈雨成过来了,看见刘彤坐在椅子上发呆,过去问他:“tonny,怎么在外面?”“师兄,祎杰他不想看见我。”陈雨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让他为自己的“情敌”出谋划策对他实在太残忍,更何况他不知道虞祎杰跟刘彤在一起究竟会不会快乐,刘彤怎么说也是伤害到了祎杰,陈雨成并不能上做到赶着把自己藏在心里的人交到他手上。“你们之间的事情,别人是管不了的,只能靠你自己,但是tonny,如果祎杰真的想要离开你呢?”刘彤也想过这种可能性,“那我重新追他,追不回来我也不会跟别人在一起了。”



陈雨成进到病房里,虞祎杰睁开眼睛看见是他对他笑,“师兄你来了啊。”陈雨成摸了摸他的额头,“不烧了,还难受吗?”“已经好多了。”陈雨成想了想,还是问虞祎杰,“祎杰,你还喜欢tonny吗?”虞祎杰没有说话,浇灭了陈雨成心里的最后一点点希望,不说话,就是还喜欢吧。



他对虞祎杰说:“tonny告诉我,如果你真的要跟他分手,他就重新追你,追不上的话也不会再跟别人在一起了。”虞祎杰并不当一回事,“哼,漂亮话而已,谁不会说。”陈雨成无奈的笑了笑,“祎杰,或许你可以再给tonny一次机会。”虞祎杰这次没有把头钻到被子里装鸵鸟,“师兄,你知不知道他对我特别冷淡的时候我心里有多难受?可是我就是这么不要脸,他不待见我我还要在他面前晃。师兄,他这两年真的变了很多,如果以后再来一次,那我不如直接去死好了。”陈雨成捂住他的嘴,“什么死不死的!瞎说什么呢!”虞祎杰握着陈雨成的手,“好好好我不说,师兄,我一个人能过得更好的。”陈雨成拨了拨他额前的头发,“只要你过得好,怎么样都可以。”

——————————————————————

我爱大师兄!

那个啥,怎么才能让掏泥追回一姐啊?







评论(2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