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不追猪

愿闻麒祥

我孩子扛过了刘全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孩子你是最棒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乐足球!!!!!!

鹅几的第一次世界杯!!!

决赛!!!

紧张!!!

继续
好好学习
好好听相声
好好学习听相声

感觉自己像一个变态,每天对着手机感叹郭麒麟怎么那么可爱

一直很安静


一直很安静我不写了😂咋说呢就是一点激情都没有了再写下去都对不起开坑时候的我自己。

就算是脱粉了吧,我还挺纠结我还挺难过的我相机都买了打算今年去个现场啥的

一直很安静这个脑洞其实是有点特殊的,前半部分基本是按照现实里的时间线来写,后面崩的妈都认不出来,我就是在瞎编硬写,质量也不好。如果按照现实里的时间线,现在俩人应该是挺甜蜜的吧一起拍戏啥的,水煮鱼的冬天真的过去了,我就坑掉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真的我爬墙十级选手,能吃这么久水煮鱼我觉得我还挺优秀的诶。

我就不要脸一次,你就当平行世界里的刘彤和虞祎杰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吧。

如果哪天我爬墙爬着爬着又回来了,那我就把这篇文写完。

再见啦

幼儿园的老师特别甜(二十)


一个烂尾的完结

时间的流逝在小孩子身上总是表现得特别明显。



“爸爸爸爸爸爸!”九九迈着小短腿扑到慕容黎的怀里,慕容黎来接他们爷儿三个一起放学回家。“爸爸我今天得了一朵小红花,给你看看!”慕容黎抱起儿子,“九九真棒。”



后面的执明牵着七七。虽然七七只比九九大了那么一丁点,却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看着这个傻弟弟,转头对执明说:“爹地,弟弟那么傻,以后可怎么办呢?”执明揉揉孩子毛茸茸的小脑袋:“嗯,弟弟那么傻,以后就得靠七七看着他了呀。”



七七和九九今年五岁,是一对双胞胎。他们俩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慕容黎和执明得知执明肚子里是一对双胞胎,兴奋得不得了,孩子出生之后俩人才知道自己是图样图森破。小男孩本来就淘气,两个小男孩就是双倍的淘气,不过幸好七七越来越懂事了,甚至也会帮着爹地和爸爸照顾弟弟了。至于九九,夫夫两个人相信儿孙自有儿孙福。


一家四口坐上车,慕容黎在执明的脸上啄了一下:“明明,今晚去我哥家吃饭吧。”执明点点头,五年前子煜和毓骁那块好不容易圆起来的镜子差点摔得稀碎,那场风波过去之后,子煜彻底把毓骁当成小祖宗供起来,连带着六六,父女俩一起宠着毓骁。六六已经十岁了,开始显现出亭亭玉立的少女模样,九九谁都不怕唯独怕他这个姐姐。


这五年多执明和慕容黎也吵过架,但是都控制在小吵怡情的范围里,执明每每想起来都觉得自己上辈子拯救了全宇宙,这辈子才遇见了慕容黎;可他不知道的是,慕容黎也是这样想的。


——————————————————————

对不起烂尾了

我的文啊,开脑洞的时候根本就不想之后的情节发展,战线拉老长最后写不下去。

写文的这半年,虽然写的不好,但是认识了不少小伙伴,我贼高兴啊。

就算是脱粉了吧,没有爱和激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再见👋

说过的话自己都吃掉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继续一起玩呀~

幼儿园的老师特别甜(十九)


不久之后执明就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愚蠢,怀宝宝当然不是生病,可是比生病更难熬。



每天早上叫醒两个人的不是闹钟也不是梦想,而是孕吐。执明已经练就了从床上迅速跑到马桶边的技能,慕容黎则是每日一骂自己还没出生的宝宝。



执明吐完,慕容黎熟练的顺手递过一杯温水,捋捋执明的背:“还难受吗?”执明靠在他怀里,眼睛红红的,毫无说服力的摇摇头:“阿黎,每天都这样宝宝会不会饿死啊?”慕容黎想着一孕傻三年还真不是骗人的,这才刚怀上就开始傻了:“饿死他就好了,小兔崽子一点都不听话。”捞起执明抱回床上。执明像只黏人的小奶狗,窝在慕容黎怀里直哼哼,怀孕之后反而更像爱撒娇的小孩子了。不过令慕容黎忧心的是,执明的孕期反应确实太严重了,这才没多久,人就瘦了不少,原本就没什么肉,现在脸颊都要凹进去了。吃不进东西没有力气精力不足,请了假暂停工作,慕容黎怕他一个人在家无聊,也尽量把事务都挪到家中处理,还专门请了一个阿姨来做饭。



慕容黎下午要去公司一趟,阿姨只有饭点才会过来,所以家里只有执明一个人。本来慕容黎不放心想让赵麓过来照顾执明,执明拒绝:“阿黎你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没关系的,我二十五岁又不是五岁。”慕容黎啰啰嗦嗦了一长串才踏出家门。两个人想着腾出一间房作婴儿房,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执明闲着没事就去了婴儿房,摸摸这个玩玩那个倒是也不无聊。



执明长得显小,已经二十五岁的人了看起来依然像个学生,脸蛋子白白软软的,只是最近瘦了不少,手感不如以前好了。



慕容黎回家来的时候,一开门没见执明过来求抱抱,知道他大概是睡着了。慕容黎换好拖鞋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找执明,执明却是在婴儿房的小沙发上睡着了,还知道给自己盖个小毯子。



慕容黎戳戳他的鼻尖,他没反应,慕容黎便在沙发前蹲下来盯着这个大宝贝看。执明睡着,安安静静的歪在沙发上,像一只小奶狗窝在自己的小狗窝里——怎么越看越像个小朋友。



慕容黎把执明抱起来他都没有醒,向来是昨天晚上没睡好。俯身将他放到床上的时候就睁开了眼,搂住慕容黎的脖子,嘴里含糊不清的叫道:“阿黎…”慕容黎见他这副无辜的小模样起了坏心:“叫哥哥。”轻轻在他耳边呢喃,执明觉得痒缩起脖子:“阿黎不要闹嘛。”“快点,叫哥哥。”慕容黎的嘴唇喊住他的耳垂。“阿黎…阿黎哥哥。”



慕容黎得偿所愿,起身准备去浴室冲个凉。


——————————————————————

我们戳戳真是无敌可爱了,支持女儿追星给女儿钱买相机的好爸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占tag抱歉!
太太们给点激情吧😂没糖又没粮已然站在脱粉边缘肥肠想吃一块小甜饼!!!刀也可以!!!我还没狗过现场我不想脱粉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很安静(十八)


刘彤不能跟虞祎杰一起待太久,他还要回片场继续拍戏。



分别的时候虞祎杰没有送他去机场,说是要去公司上课,迟到了老师会不高兴。刘彤不太适应这样的虞祎杰——两个人还是朋友的时候,虞祎杰都恨不得一步三回头的送他,怎么两个人这会儿反倒一副乖学生的样子请一会儿假都不愿意呢?且当他是害羞吧,刘彤这么想着。



两人出门各打了一辆车,驶向相反的方向。



刘彤觉得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不过轻松也只是暂时的,后面的事还多着呢。



虞祎杰到了公司,薛翔匀和梁博文也在。他俩一脸八卦的凑过来:“一姐一姐,tonny是不是跟你表白了?”虞祎杰的脸颊和耳朵迅速变红,他什么也没说,点了点头,绕开两个人:“去上课啦,有恋爱等会儿再谈吧。”



喜欢上同性并且在一起,虽说爱情没有错,可是有演员这个身份在前边拦着,总能束手束脚的,即使是一千八百线的演员。



虞祎杰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如果说刘彤向他表白到见到刘彤的那段时间他飘在天上,那么现在他无疑已经踏踏实实地踩在底下了,甚至还有点往地底下坠的趋势。



人活着总是不易的,维持现状尚且需要拼尽全力,更别说要整点惊世骇俗的事情出来了。不过能跟刘彤确定下关系,虞祎杰是打心里高兴的。



虞祎杰前脚在教室里坐下,后脚薛翔匀和梁博文便也过来了。都说虞祎杰傻,可是虞祎杰觉得,薛翔匀更傻,他本来就是纯良的性子,在与梁博文的关系中,梁博文一定是主导。前路还不知道好不好走,薛翔匀就一脚踏了进去,不知道他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虞祎杰活动活动脸上的肌肉努力想要轻松一点,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今朝有酒今朝醉吧,殊不知已经被薛翔匀拍了好几张表情包出来。

——————————————————————

真·短小

我想了很久要怎么虐,因为战线拖得太长了,过山车CP变得实在太快,挖坑时候的心情已经没有了

想来想去,最虐的难道不是现实吗?

会者定离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