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离执现代AU 二十一


除了执明同寝室的三人,班上的其他学生都很奇怪,慕容老师以往都是整齐的西装三件套,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有的时候会戴他那副精英范十足的无框眼镜。可是最近,慕容老师愈发的不修边幅:衣服有的时候会有褶子,胡子可能忘记刮,皮鞋上面有一层灰,头发有点乱……慕容离还了抽个空去把名字改了,改回了慕容黎。



半个月之后执明被转到普通病房,又过了半个月,执明终于睁开了眼睛。



事实上执明情况没有那么糟糕之后,执家人就接受了慕容黎。执明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周末的早上,慕容黎坐在床边,握着执明的手,拇指在他的掌心轻搓,忽然感觉到他的手指有轻微的动作,慕容黎心跳加速,目不转睛地盯着执明的眼睛,执明艰难睁开双眼,没等慕容黎说话,就又睡过去了。医生说执明身体太过虚弱,不过醒过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执明真正醒来是在下午,执爸爸执妈妈和慕容黎都在,执明没有说话的力气,思绪也不甚清明,可是看见慕容黎,执明却把头转向妈妈,伸手拽住妈妈的衣角,隔着呼吸罩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执妈妈低下头去听,只听到断断续续几个字,“他…出去…”执妈妈了然,“那个…阿黎,你先出去好不好?明明现在情绪不太稳定。”慕容黎对执妈妈笑了一下转身出去,他竟丝毫没有想过,执明是不是还愿意跟他在一起。



执明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好,他身上的伤太多,一醒过来就是无边无际的疼,可是看着爸爸妈妈憔悴了不少的面容,执明又不敢哭。



慕容黎也试着靠近执明,可是执明一见到他就闭上眼睛假装他不存在。



过了些日子学校里放寒假了,执明也能坐起来说一些话,只是他自己还动不了。执明身上难受没有食欲,执妈妈换着花样给他做饭,可是每顿都是吃几口就躲着不肯再吃,逼急了就要哭——不是号啕大哭,他现在也没有精力号啕大哭,就只是安静地掉眼泪,小脸苍白憔悴,嘴唇都没有血色,原来有点嘟嘟的脸蛋也凹进去了,执妈妈一见他这样就心疼的不得了——家里的小崽子从小就爱吃饭,可是现在喂都喂不进去,瘦的躺在床上一盖被子都看不见还有个人在。



慕容离执到现在不能刺激执明,但他还是每天上班一样到病房外报到。



执妈妈看他这样也于心不忍,决定替他探探执明的口风。



“宝宝,你出事的这段时间,慕容老师都在医院里守着你,比妈妈在这里的时间还多。”执明,“哦。”“宝宝,你不是很喜欢慕容老师吗?为什么不想见一见他?”“不想就是不想。”“宝宝,慕容老师都告诉我们了,他没有不要你,只是没来得及告诉你。”执明有些着急,“妈妈!你为什么一直替他说话?我不喜欢他了也不想见他了,他在医院那是他自己愿意的又不是我逼他。”执明越说越激动,“妈妈,我每天都好疼好疼可是我不敢告诉你,我怕你会担心,你却让我见我讨厌的人!”执明哭着咳嗽起来,执妈妈赶忙给他顺气,“宝宝不哭,都是妈妈不好,妈妈再也不提他了好不好?”知名抽抽噎噎的哭睡过去,执妈妈出门,门外的慕容黎低着头,执明说的话他也听见了。他能理解执明如今对他的反感,自己的犹豫不决、自己对阿煦的旧情难舍、自己的摇摆不定,每一件都是插在执明心里的刀,小孩现在讨厌自己也是应该的,谁叫自己没有早一点认清楚自己的心呢。



慕容黎为了帮执妈妈减轻负担,每顿饭都做好了带到医院,让执妈妈有更多时间照顾执明,他自己在病房外从来不进去。


——————————————————————

好像虐黎哥不会太久……难道我对黎哥才是真爱?

我今天拔了最后一颗智齿😂拔完了一点都不疼,可是我好饿好想吃饭……

谢谢~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