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占tag抱歉!
太太们给点激情吧😂没糖又没粮已然站在脱粉边缘肥肠想吃一块小甜饼!!!刀也可以!!!我还没狗过现场我不想脱粉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很安静(十八)


刘彤不能跟虞祎杰一起待太久,他还要回片场继续拍戏。



分别的时候虞祎杰没有送他去机场,说是要去公司上课,迟到了老师会不高兴。刘彤不太适应这样的虞祎杰——两个人还是朋友的时候,虞祎杰都恨不得一步三回头的送他,怎么两个人这会儿反倒一副乖学生的样子请一会儿假都不愿意呢?且当他是害羞吧,刘彤这么想着。



两人出门各打了一辆车,驶向相反的方向。



刘彤觉得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不过轻松也只是暂时的,后面的事还多着呢。



虞祎杰到了公司,薛翔匀和梁博文也在。他俩一脸八卦的凑过来:“一姐一姐,tonny是不是跟你表白了?”虞祎杰的脸颊和耳朵迅速变红,他什么也没说,点了点头,绕开两个人:“去上课啦,有恋爱等会儿再谈吧。”



喜欢上同性并且在一起,虽说爱情没有错,可是有演员这个身份在前边拦着,总能束手束脚的,即使是一千八百线的演员。



虞祎杰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如果说刘彤向他表白到见到刘彤的那段时间他飘在天上,那么现在他无疑已经踏踏实实地踩在底下了,甚至还有点往地底下坠的趋势。



人活着总是不易的,维持现状尚且需要拼尽全力,更别说要整点惊世骇俗的事情出来了。不过能跟刘彤确定下关系,虞祎杰是打心里高兴的。



虞祎杰前脚在教室里坐下,后脚薛翔匀和梁博文便也过来了。都说虞祎杰傻,可是虞祎杰觉得,薛翔匀更傻,他本来就是纯良的性子,在与梁博文的关系中,梁博文一定是主导。前路还不知道好不好走,薛翔匀就一脚踏了进去,不知道他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虞祎杰活动活动脸上的肌肉努力想要轻松一点,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今朝有酒今朝醉吧,殊不知已经被薛翔匀拍了好几张表情包出来。

——————————————————————

真·短小

我想了很久要怎么虐,因为战线拖得太长了,过山车CP变得实在太快,挖坑时候的心情已经没有了

想来想去,最虐的难道不是现实吗?

会者定离

晚安~

一直很安静(十七)


虞祎杰觉得过山车都没有这么刺激,前段日子还对他爱答不理的人突然就表白。



刘彤放下手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迫不及待的想去见见虞祎杰,可是拍戏的进度不能耽误。思来想去刘彤还是敲开了导演的房门,开门见山就说他要请假。
好在刘彤不是主演,离开几天倒也不会耽误什么大事,可是导演少不了说他几句。刘彤就站在一旁小媳妇一样“好好好是是是都怪我”,其实导演说的什么他也没听进去,满心都想着就要见到虞祎杰了。



刘彤兴奋劲儿下去之后想着得告诉薛翔匀一声,也没管现在是半夜几点,电话就打了过去。电话那头的薛翔匀已经睡了,是梁博文接的电话。



等刘彤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今年二十四岁的刘少爷觉得不可思议——十四岁的时候都没为了哪个姑娘这么奔波过呢。



可能是前一天晚上睡得太晚,刘彤到达虞祎杰住处的时候虞祎杰还在睡觉。好在他们在北京的时候是住在一起的,虞祎杰的房间平时不会锁门。



刘彤放下行李,轻手轻脚地打开虞祎杰的房间门。屋里窗帘拉着,光线很暗,一点声音也没有,刘彤甚至能听见虞祎杰均匀的呼吸声。



刘彤坐在床边眼睛眨都不眨,攥成拳头的手把他的紧张外泄。虞祎杰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半梦半醒意识还不清明的时候,就看见眼前一张大脸:“tonny…”随即又闭上眼睛翻了个身。刘彤拍了拍他的脸蛋:“喂,祎杰,你不会以为自己在做梦吧。”



虞祎杰彻底清醒了,撑着手臂坐起来,他本来就是害羞的人,刘彤昨天晚上刚向他表白今天就出现在他眼前,不禁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虞祎杰穿着单薄的短袖睡衣,白净的脖颈和纤细的手臂都露在外面,被埋在被子里看起来像一只无辜的小白兔。



刘彤屁股往里挪了挪,把虞祎杰抱在自己怀里,心里想虞祎杰看起来瘦,抱着还挺舒服的,要是闻上去有牛奶味就更好了。



虞祎杰伸手捏住了刘彤的脸皮,刘彤一边脸被扯着,斜着眼睛看虞祎杰:“祎杰你要干嘛呀?”虞祎杰理直气壮:“你说的我可以随便欺负你啊,你不会连自己的话也忘了吧。”刘彤不反抗,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好好好,就让你欺负。”虞祎杰松开罪恶的爪子,搂住刘彤的脖子钻进他怀里:“tonny你太坏了,你都不理我,你在微博也不理我,我多没面子啊!”“以后帮你把面子都找回来。”说着刘彤的下巴就在虞祎杰肩膀上蹭,虞祎杰觉得痒,一个劲的把身体往后缩,刘彤把他锁在自己怀里:“怎么像条泥鳅一样。”


——————————————————————

哎呀妈终于在一起了

预告:本文双结局,怎么be我得好好想想



天生一对(完结)


第二天早上,虞祎杰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神:自己这是在哪里?



虞祎杰坐起身,把身上的被子也带起来,睡在一旁的刘彤被扰的醒过来,也起身搂住虞祎杰的肩膀:“宝贝,傻了?”虞祎杰转过头愣愣的看着刘彤,看着他这副傻呆呆的模样,刘彤抬手刮了一下他的鼻梁。“Tonny?”刘彤伸手扣住他的后脑勺,对着那两片粉嫩的嘴唇发起攻势,虞祎杰回抱住刘彤的肩膀。刘彤亲虞祎杰的时候总是先固定住他的脑袋,让他动不了。



整个房间的粉红泡泡被忽然打开的门打破,两个儿子像两只欢快的小鸭子一样跑进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打断了爸爸和爹爹的人生大事。



虞祎杰来得匆忙没带多少衣服,身上穿的是刘彤的睡衣。衣服有点大,稍微歪斜的领口透露出奶白的皮肤,眼睛里泛着水汽。刘彤可舍不得这等风光被别人看去,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行,拿被子把虞祎杰裹起来放倒在床上:“去去去,进别人房间要敲门知不知道,先去看会儿电视,等会儿我就去给你们做早饭。”
两个可怜的娃娃肩并肩走出房间,刘彤转头看虞祎杰,竟然又睡着了。刘彤无奈的笑了笑,下床换衣服准备给这父子三人做早餐。



刘彤在厨房里忙活,两个孩子扒着门框看他,两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们爹爹。他们还不会说话的时候爸爸和爹爹就分开了,两个小孩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爹爹在厨房做饭,爸爸在床上睡懒觉,等一会儿一家四口就可以围坐在餐桌前说说笑笑的吃饭。



虞祎杰揉着眼睛从卧室出来,看到两颗小脑袋一边一个往厨房里探,走上前一手一个揉了两下。刘彤刚好忙完,见虞祎杰过来便去瞧他的脚,果然光着,虞祎杰爱光脚的习惯多少年了都没改过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一把捞起媳妇:“又不穿鞋!”虞小烦还告状:“爹爹,爸爸在家也总是不穿鞋!我说他他都不听的!”刘彤把虞祎杰放在沙发上:“二二说的对吗?”没等虞祎杰反驳,虞小烦挠了挠头:“我能不能不叫二二啊爹爹。”刘彤回卧室拿来鞋和袜子:“二二怎么了,不好听吗?一一和二二,别人一听就知道谁知哥哥谁是弟弟,驳回你的请求!”



虞祎杰捂着嘴偷笑,他现在还有一点点害羞。



一年后



还是两个小孩探头探脑,“烦烦,你进去把妹妹偷出来!”说着就要把虞小烦往房间里推,虞小烦浑身都写着抗拒:“你是哥哥你去!哥哥快去!去把妹妹偷出来!”虞小烦一直都是拒绝叫刘思愉哥哥的,不过这次,小小男子汉虞小烦为妹妹折了腰。



刘思愉故作镇定,悄悄推开门,蹑手蹑脚的走到小床跟前,把妹妹柴柴捞了出来。说起柴柴,又是一段故事,两个人复合之后,虞祎杰的女儿梦死灰复燃,两个人堪称神速的生下了小公主虞筱筱,小名是虞祎杰取的,虞祎杰说他最近喜欢柴犬,女儿就叫柴柴吧。
“刘思愉!干什么呢!”刘彤撑起身体,压低了声音对偷孩子的小贼刘思愉说道。刘思愉转过身:“爹爹,烦烦说他想妹妹了!”刘彤下床结果女儿,把女儿放到客厅沙发旁的婴儿车里:“你们两个看好妹妹,别惹妹妹哭啊。”两个小男孩美滋滋地点点头,“爹爹快回去陪爸爸睡觉吧!”



刘彤倒是不担心两个儿子会不会照顾婴儿,他们倒是都很有当哥哥的天赋。打个哈欠回到卧室,搂着小鱼,继续睡觉觉咯。


——————————————————————

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在2017年写完了!

一直很安静(十六)


刘彤是个蜜罐子里泡大的小少爷:家底殷实,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父母恩爱,兄妹和睦,家里从来都是其乐融融;家里的长辈都很开明,想学什么就去学,想做什么就去做。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幸运的,也对这份幸运心存感恩。
半路杀出来一个虞祎杰,刘彤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劫难。如果虞祎杰是个女孩子,刘彤想,自己一定早就把他娶回家藏起来了。虞祎杰甜腻又软糯,像摆在橱窗里诱人的草莓奶油小蛋糕。可仅仅是甜腻的话,哪里找不到一个甜腻的小姑娘呢?为什么一定要是虞祎杰?



刘彤把电话打给了妹妹。



刘家妹妹不是个甜美的小女孩——至少比起虞祎杰来差远了。



“二哥?你怎么这个时候找我?”刘妹妹有点惊讶。“了了,你在忙吗?我想问你点事情。”刘彤在妹妹了了面前从来找不到做哥哥的威严,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在了了面前自己的心思都无处遁形。“有空,哥哥什么事?”



“了了,如果我喜欢一个男孩子,该怎么办?”了了对自己哥哥的性取向问题并没有大惊小怪:“喜欢就在一起啊,我没有意见,我觉得大哥一定也不会有意见。”刘彤觉得自己没有得到什么指引。“哥哥,是那个…叫什么来着,虞祎杰吗?”“你怎么知道?”“哥哥,我也是会关注你和你的同事的。虞祎杰倒是很可爱,如果是个女孩子,妈妈一定很喜欢。”



了了很会戳哥哥的痛处。“可他是个男孩子。”刘彤无奈。“哥,”了了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不再像是闲聊,“你从小就没有为什么事情发过愁,你也没有为什么事情花过心思,你的一切都是一伸手随随便便就够到了。二哥,其实我们家里三个孩子中最聪明的是你,可是因为你聪明,你就总是不愿意去费力气。你看,寻找人生伴侣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怕麻烦。”
了了话不留情,可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哥哥和妹妹都是人群中的焦点,如果刘彤真的天资平平,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地活了二十三年。



“了了……”“哥哥,你就劳累自己一次吧。”“谢谢你,了了。”



挂了电话,刘彤反倒笑得开怀,妹妹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己聪明,可是也懒惰。跟一个男孩子共度余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符合自己的处事原则,可是人生苦短啊,就听妹妹的话,劳累自己一次吧。



第二天早上,虞祎杰接到刘彤电话的时候,刚刚从睡梦中将自己拔出来。“谁啊…”听着虞祎杰睡意昏沉中粘糯的声音,刘彤握紧了手机。“祎杰,是我,tonny。”虞祎杰瞬间就坐起来,“tonny,你终于找我了!”小孩的欢呼雀跃听在耳朵里酸在心里,在自己一天又一天蹉跎的日子里,他就是这样渴望着自己的来电吧。“祎杰,我想跟你说一件事。”刘彤神神秘秘的,跟平时一点也不一样。“什么事呀?”“祎杰,我喜欢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虞祎杰觉得自己的脑子不怎么够用,刘彤说要跟他在一起?是他幻听了还是刘彤嘴瓢了?“祎杰?祎杰你还在吗?”虞祎杰回过神来:“啊我在,tonny,今天…不是愚人节呀。”“我知道,我没有在骗你,我是说真的。”



“tonny,如果我说…愿意的话,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但是,你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了。”

——————————————————————


拉妹妹助攻哈哈哈哈哈哈

我给带水的人设,就是很聪明,想要轻松自在的生活也可以轻松自在生活的小少爷,但是他挺懒的,喜欢祎杰又懒得面对喜欢祎杰带来的后果

祎杰呢,傻傻的喜欢带水吧我的小鱼宝贝爱带水人设不崩!

其实这篇文是两个人离婚的时候我们水煮鱼群里的脑洞,现在两个人复婚也久了,我打算写写带水出柜啊,再让他们秀几章恩爱,就完结掉~

谢谢喜欢这篇文的小可爱!

自己真的开始写了才会发现自己的不足有那么那么多,未来的一年我不仅仅想要写喜欢的CP的同人,我也想要写出吸引人的情节,等到什么时候刨除掉同人和耽美元素,也有人喜欢我的文的时候,我就成功了!

所以未来的一年,就不再这样一个坑接一个坑的开了,专注一点或许更好,对吧小可爱们~

天生一对(九)


虞祎杰觉得刘彤的笑像狐狸,被他这么看着就心虚,仿佛一点点小心思都能被他看穿。



“祎杰,我们重新开始吧。”刘彤握住虞祎杰的手,蹲在他身前,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膝盖上。“为,为什么呀?”虞祎杰声音小的像蚊子叫,虞小烦觉得这个爸爸跟平时叫自己起床的爸爸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你虽然不会做家务,不擅长社交总是说错话,脾气也不好,还有…总之就是像个熊孩子一样——”虞祎杰打断他:“我这么差劲你还跟我复什么婚!”撅着嘴瞪着刘彤。“你听我说完,可是我喜欢你,你再差劲我都喜欢。我喜欢你害怕打雷的时候钻到我怀里,也喜欢你在我加班的时候做饭来送给我,虽然做的并不好吃,我还喜欢你写小说的时候认真的样子,或者没有头绪的时候抓狂的样子,特别可爱。连你现在生气的样子都是我喜欢的。”说完快速起身在虞祎杰撅着的嘴上啄了一下。



刘彤一番话说的两个儿子目瞪口呆:原来爹爹这么会讲甜言蜜语!



虞祎杰的耳朵红了,“那你为什么答应跟我离婚?”“因为那时候你还是个孩子,你不够成熟,我想你或许需要在没有我的地方好好想想你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你不知道你当时状态有多糟糕,像炸药桶一样一点就着,歇斯底里,你的编辑每天恨不得催十几遍,可是你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人也很憔悴,孩子哭闹都能把你气哭——可是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只能离开让你自己静一静,可是谁知道你这个狠心的小家伙一静就是十年。”



虞祎杰重重吸了一下鼻涕:“tonny…对不起。”他回握住刘彤的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老欺负你,都把你欺负跑了,现在我们不在一起了,你还是去找个不欺负你对你好的人吧。”



刘彤起身坐到沙发上,默默扶了一下额头,怎么说了这么多都等于白说呢?刘思愉急得直跺脚:“哎呀爸爸你好傻!爹爹就是喜欢被你欺负呀!”



虞祎杰转头看着刘彤:“tonny?”



虞祎杰的长相跟十年前相比变化不大,乍一看上去还是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眼神清澈又有点怯怯的,惹人怜爱。



“祎杰,这些话我十年前没有机会告诉你,告诉你可能你也听不进去,可是我们还剩下几个十年可以浪费呢?你可不可以坦诚一点?我们不要再继续蹉跎下去了。”



虞祎杰咬着嘴唇低着头,内心天人交战。毫无疑问他对刘彤仍是有情的,只是两个人分开的那会儿自己实在太狼狈。“tonny,”虞祎杰搂住刘彤的脖子,“谢谢你。”



虞祎杰不愿意去回想那段日子,温情之后的冷淡实在来得太快。而更让他痛苦的,那冷但仅仅来源于他一个人,不安全感让他面对刘彤的时候不知所措,刘彤温柔的抱着他哄他,而他却只想把对方推开然后大发脾气。没有人会喜欢自己变成歇斯底里的恶魔,大概真的只有分开才能让自己变回人。



这十年里,虞祎杰不是不后悔也不是没想过去把刘彤追回来向他道歉,看着梁博文和薛翔匀浓情蜜意,他也并非古井无波。


——————————————————————

唉我明明接收到了虞祎杰的一百分可爱,可是我只能写出一分!!!

森气气!!!

托尼和小鱼



铲屎官有两只猫

一只黑猫叫托尼,一只英短蓝白叫小鱼

托尼是哥哥,小鱼是弟弟

托尼是铲屎官家里的老猫生的,小鱼是铲屎官在街上捡回来的

捡到小鱼的那天很冷,铲屎官在瑟瑟的寒风中裹紧了外套,步履匆忙想要回去撸托尼——虽然高冷的托尼很少乖乖让她摸。

听到路边的绿化带里传出来“喵喵”的叫声,爱猫人士铲屎官停下脚步,寻着微弱的叫声找猫。

铲屎官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可爱的小英短会成为一只可怜的流浪猫。它身上脏兮兮的,瘦骨伶仃,比铲屎官的手掌大不了多少。

铲屎官把它捧回了家。

小英短很虚弱,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铲屎官给它喂了托尼小时候喝的幼猫奶粉,又给它洗了个澡。大多数猫咪都不喜欢洗澡,可是小英短没有力气反抗,只能乖乖的被洗了一个遍。擦干净吹好毛,铲屎官眼前一亮,嗯,捡到宝了。

铲屎官身后,睡了一晚上的托尼迈着优雅的猫步,轻轻的走过来,略微有点好奇的看着铲屎官手里的一小坨。“托尼呀,这以后就是你的弟弟了,我们帮它取个名字吧。”铲屎官想伸手摸摸托尼的脑袋,托尼毫不留情地躲开了。

铲屎官被打击惯了,并不放在心上,“托尼喜欢吃小鱼干,那弟弟就叫小鱼吧。”

第二天,铲屎官带小鱼去了宠物医院,检查之后医生说小鱼没什么问题,打过疫苗就可以了。

小鱼恢复活力活泼起来的时候,铲屎官才发现小鱼是与托尼截然不同的猫咪,小鱼喜欢缩在自己的怀里,喵喵叫着撒娇,每当这个时候,托尼的眼神总是很不屑。

铲屎官不担心两只猫会打架,因为托尼根本不理小鱼。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铲屎官发现,自己下班抱小鱼的时候,小鱼的身上总是湿湿的。

冬天的周末早上,铲屎官睡到自然醒,小鱼在她的枕头边睡的昏天黑地。铲屎官想捞过小鱼撸两把顺便叫醒它。手还没碰到小鱼,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暗中观察的托尼跳上了床,一爪子挥开铲屎官的手,躺在了小鱼身后,一只前爪轻轻搭在小鱼身上,像是把它搂在怀里的的样子,然后舔了几下小鱼的耳朵,自己也闭上了眼睛。

铲屎官这才知道,为什么小鱼身上总是湿湿的。

——————————————————————

大家平安夜快乐~

托尼和小鱼也快乐~

一直很安静(十五)


知心哥哥薛翔匀实在是看不过眼了,虞祎杰每天在别人面前还是没心没肺傻不愣登的,可是回到住的地方就一副天塌下来还没有刘彤顶着的死样。



“一姐,最近怎么了,失恋啦?”薛翔匀看着歪在沙发上的虞祎杰,试探地问,其实他哪里是问,关系好的几个人都看得出来虞祎杰天天丧里丧气的是为了什么,可是也要给他留点面子,直接说“不就是刘彤不理你吗别不开心了”的话,就有点戳人痛处了。



“三哥——”虞祎杰尾音拖得老长,薛翔匀用抚摸自己家豆腐主子的手法抚摸着虞祎杰的头发,“谁欺负你了告诉三哥,三哥替你打他。”虞祎杰冷哼一声:“打?你肯定舍不得,你爱tonny比爱我多。”话说出口才察觉到说漏嘴了。“原来是带水欺负你了啊,那你告诉我他怎么欺负你啦?”虞祎杰又成了锯嘴葫芦,这怎么可能说的出来呢,毕竟他与刘彤说到底也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他没有义务安抚自己的情绪,也没有义务随叫随到。“没事,他没欺负我,我讨厌他而已,哼!”薛翔匀把笑憋回去:“好,我们一姐讨厌他一定是因为他做的不对,我找博文替你报仇好不好?”虞祎杰起身回到自己房间,小声嘀咕:“怎么跟哄小孩子一样。”



薛翔匀起先并不想插手刘彤和虞祎杰之间的弯弯绕绕的,可是每天看虞祎杰这么低落,他于心不忍,更何况,恋爱中幸福的小王子薛翔匀觉得,刘彤和虞祎杰,有戏,能凑一对也是件好事对吧。



薛翔匀去敲虞祎杰的门:“一姐,你既然不开心,那咱们去喝酒好不好?我请客。”虞祎杰过了好久才从屋里出来:“好吧。”



虞祎杰酒量不好,几杯下去就开始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枕着胳膊趴在桌子上:“我讨厌刘彤,他不理我,我以后也不理他了。”说着吸了吸鼻涕,喉咙里发出小动物般的呜咽。薛翔匀觉得时候到了,拨通了刘彤的电话,放在虞祎杰嘴边,让刘彤亲耳听一听虞祎杰对他的控诉。



刘彤接到电话的时候,一开始还能勉强保持冷静,几句话听下来,也不能再平静了:“三哥?三哥你听一下电话!”刘彤怕薛翔匀听不见,大声喊。薛翔匀狡黠一笑,接起电话:“怎么了?”

“三哥,一姐喝醉了吗?”

“喝醉了,一直在骂你呢。”

“三哥,麻烦你照顾好他,等他明天酒醒了我再联系他。”


“麻烦我?一姐也是我的朋友,你麻烦我什么了?还是说……你们有什么特殊关系?”

一句话把刘彤噎住了:“三哥——”



“好了没事了,我肯定会照顾好他的,你们俩的事还是得你们自己解决啊。”薛翔匀替虞祎杰擦了擦脸,“对了带水,你帮我告诉博文让他多穿点衣服,别冻着。”刘彤翻了个白眼,大晚上还要吃一嘴狗粮。



刘彤放下电话,成都活动之前的那天晚上,他找过薛翔匀和梁博文说这件事,他们当时并没有给出什么意见,今天晚上竟然直接行动了。不过这样也好,刘彤想,刺激一下自己,自己才能明白到底什么才是重要的。



薛翔匀把虞祎杰带回家让他睡觉,顺便帮他请了半天假,好让他消化明天可能到来的一切。



回到房间,薛翔匀又拨通了梁博文的电话,告诉梁博文自己今晚做了什么,不过梁博文并不是很感兴趣:“三哥,他们俩就是别扭,一点都不像我们,三哥我最喜欢你了。”薛翔匀缩在被窝里笑没了眼,还是小奶狗最贴心,如果梁博文也像刘彤那样,自己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

薛翔匀就是小天使不接受任何反驳!

想要成为薛翔匀一样温柔的人呀

天生一对(八)


“嗯…你没发现孩子被换了吗?”虞祎杰从混乱的脑袋里扒拉出一个还算过得去的理由:“我带来的是一一啊,从夏令营回你家的是烦烦。”刘彤皱眉:“烦烦?你给二二改名了?”虞祎杰脸上的尴尬又多了几分:“刘彤你还是那么爱说废话,都离婚了孩子还姓刘合适吗?”



十一年前两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刘彤见是两个双胞胎儿子,想着一个姓刘一个姓虞是最好的,可是虞祎杰嫌儿子丑,说什么也不愿意孩子跟自己姓,丢人。说要再生一个女儿让女儿跟自己姓。是以虞小烦原本的名字叫刘思奕,至于两个孩子的小名,就是两个父亲随口一取,一个叫一一,一个叫二二。



“不是,你给孩子改了什么名?”虞祎杰从嘴缝里挤出话来:“虞…虞小烦,烦躁的烦。”虞祎杰底气不足,毕竟虞小烦实在算不上一个好名字。“好吧好吧,也算活泼可爱。”



两个孩子跑到门口来,虞小烦多日没见虞祎杰了,一个助跑扑到虞祎杰怀里:“爸爸!我好想你!”十一岁的小男孩分量也不算轻,虞祎杰被儿子撞的直后退,身体快于思维的刘彤赶忙上前把这爷儿俩搂住。刘思愉站在门口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爹爹,爸爸,你们站在门口做什么?快进来啊,还有烦烦,不要给他们添乱好不好。”



刘彤将虞祎杰引到屋里,虞祎杰那不太灵光的脑瓜飞速运转,想想两个人坐下之后该说点什么。没等他开口,刘彤先问他:“祎杰,你这次来……”“来换孩子!”虞祎杰大声说。躲在卧室听墙角的刘思愉睁大了眼睛:什么!爸爸就这么不待见他吗?刘彤倒给他一杯茶水,虞祎杰喝了一口:“呦,刘大爷开始养生了啊。”刘彤无奈地笑笑:“祎杰,你不是来换孩子的吧,一一和二二都是你生的,养哪个不是养?”听墙角二号虞小烦心里咯噔一下:二二这是个人名吗?“不一样,我就是喜欢烦烦,怎么样?”“哦?因为烦烦像我吗?”跟虞祎杰比起来,刘彤算得上气定神闲,“祎杰,你别紧张。”虞祎杰“咚”的一声把茶杯放在桌上:“我没紧张。”“你骗不过我的,你还跟以前一样,一紧张就爱怼天怼地,我说的没错吧。”



虞祎杰吐出一口气,吹起自己额前的刘海,两个人陷入沉寂。



这时候两个孩子从房间里出来,刘思愉手背在背后:“爸爸爹爹,你们什么时候去复婚?”虞小烦钻到虞祎杰的怀里:“是啊爸爸,你们什么时候去复婚?”虞祎杰一下一下的捋着虞小烦的头发:“儿子,收拾收拾你的行李,我们回家吧。”虞祎杰故作轻松地笑着,刘思愉挤到虞祎杰的另一边搂住他的腰:“爸爸你不要走,你不喜欢一一吗?”刘思愉眼睛里含着泪,直勾勾地盯着他爸爸,“爸爸你把我也带走吧。”虞祎杰抬头看了一眼刘彤:“你也走了,那爹爹怎么办呢?”



刘彤起身,把两个孩子一边一个拨开,自己坐到虞祎杰旁边:“祎杰,你这十一年一点都没有变,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任性又幼稚,家务不会做吧,饭肯定也做得不好吃,再过几年两个儿子都比你成熟了。”“我们都离婚了你还管那么多?干啥呀!”刘彤的手放在他的脖子上:“我的意思是,或许,我们可以,复婚,就像儿子们希望的那样。”



虞祎杰像是被抓住后颈皮的猫咪,刘彤说的没错,他这十一年里的确没什么进步———除了文笔更加精进之外,可是刘彤不一样,十一年之后的刘彤早已摆脱了毛头小子的稚气,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还有点不怒自威的气势,俨然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身边一定是男男女女前赴后继,自己这个大龄死宅男能入他的眼?


——————————————————————

争取十章完结吧~

周期性自我厌弃的道系作者已经破罐子破摔哈哈哈哈哈

真的好丧・(/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为啥不是一个高冷girl呢





一直很安静(十四)


第二天早上虞祎杰睁开眼睛的时候刘彤还在睡,坐起来揉揉眼睛,呆呆地看着刘彤。虞祎杰不知道是自己脑子太笨还是刘彤阴晴不定,明明前一天两个人还如胶似漆的粘在一起,为什么后一天就像甩垃圾一样要把自己甩掉?



虞祎杰起床去洗漱。今天下午还有活动要参加,不能出差错。两个人一点都不交流是不可能的,但是虞祎杰再迟钝也能感觉出来,刘彤明显在努力避开一切跟他说话的可能。虞祎杰不是个心里能藏住事的人,他把刘彤摁在床上:“tonny,我哪里做错了惹你不高兴了吗?”刘彤皱皱眉头:“祎杰别闹,该去化妆了。”“我不,你说清楚,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为什么你不理我?”刘彤挥开他的手:“虞祎杰你闹什么!你知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事?你没惹我我也没不理你,快点去准备吧。”说罢转身离开房间。



虞祎杰站在原地,刚刚那个人是刘彤吗?刘彤什么时候对他那么粗暴了?想着想着眼眶里就蓄了一包泪,强忍着没有哭出声。



一直到下午的活动,两个人都没有互相搭理。活动开始前,刘彤小声的对虞祎杰说:“祎杰,今天早上是我不对,我不该吼你的,对不起啊。”虞祎杰觉得自己心里的乌云马上就消散了,笑着摇摇头:“没关系的,tonny。”虞祎杰伤心开心都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刘彤在心里叹了口气,以后能离远一点,就离远一点吧。



签售活动开始前有一个专访,主持人知道虞祎杰刚发了新歌,想让他唱给大家听,这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虞祎杰害羞,一害羞就想着看刘彤让刘彤帮他解围,可是这次他看过去的时候,刘彤没有像往常那般无奈又宠溺地帮他圆场,而是若无其事的超前看。虞祎杰最终还是拒绝了主持人的请求,他那里还有什么心思宣传新歌,只想着刘彤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那么冷淡。



这次活动结束之后他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面。如果是半年前,即使两个人不见面,隔段时间也是要在微博杀一杀女友粉虐一虐单身狗的,可是这一次分别之后,两个人连微博互动也几乎没有,虞祎杰一个人蹦蹦哒哒的唱独角戏,看上去可怜又无助。


——————————————————————

午休短小一更~

我准备下一章就让他们复婚!我要甜甜的恋爱!


最后

伐开心,要抱抱・(/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