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天生一对(九)


虞祎杰觉得刘彤的笑像狐狸,被他这么看着就心虚,仿佛一点点小心思都能被他看穿。



“祎杰,我们重新开始吧。”刘彤握住虞祎杰的手,蹲在他身前,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膝盖上。“为,为什么呀?”虞祎杰声音小的像蚊子叫,虞小烦觉得这个爸爸跟平时叫自己起床的爸爸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你虽然不会做家务,不擅长社交总是说错话,脾气也不好,还有…总之就是像个熊孩子一样——”虞祎杰打断他:“我这么差劲你还跟我复什么婚!”撅着嘴瞪着刘彤。“你听我说完,可是我喜欢你,你再差劲我都喜欢。我喜欢你害怕打雷的时候钻到我怀里,也喜欢你在我加班的时候做饭来送给我,虽然做的并不好吃,我还喜欢你写小说的时候认真的样子,或者没有头绪的时候抓狂的样子,特别可爱。连你现在生气的样子都是我喜欢的。”说完快速起身在虞祎杰撅着的嘴上啄了一下。



刘彤一番话说的两个儿子目瞪口呆:原来爹爹这么会讲甜言蜜语!



虞祎杰的耳朵红了,“那你为什么答应跟我离婚?”“因为那时候你还是个孩子,你不够成熟,我想你或许需要在没有我的地方好好想想你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你不知道你当时状态有多糟糕,像炸药桶一样一点就着,歇斯底里,你的编辑每天恨不得催十几遍,可是你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人也很憔悴,孩子哭闹都能把你气哭——可是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只能离开让你自己静一静,可是谁知道你这个狠心的小家伙一静就是十年。”



虞祎杰重重吸了一下鼻涕:“tonny…对不起。”他回握住刘彤的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老欺负你,都把你欺负跑了,现在我们不在一起了,你还是去找个不欺负你对你好的人吧。”



刘彤起身坐到沙发上,默默扶了一下额头,怎么说了这么多都等于白说呢?刘思愉急得直跺脚:“哎呀爸爸你好傻!爹爹就是喜欢被你欺负呀!”



虞祎杰转头看着刘彤:“tonny?”



虞祎杰的长相跟十年前相比变化不大,乍一看上去还是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眼神清澈又有点怯怯的,惹人怜爱。



“祎杰,这些话我十年前没有机会告诉你,告诉你可能你也听不进去,可是我们还剩下几个十年可以浪费呢?你可不可以坦诚一点?我们不要再继续蹉跎下去了。”



虞祎杰咬着嘴唇低着头,内心天人交战。毫无疑问他对刘彤仍是有情的,只是两个人分开的那会儿自己实在太狼狈。“tonny,”虞祎杰搂住刘彤的脖子,“谢谢你。”



虞祎杰不愿意去回想那段日子,温情之后的冷淡实在来得太快。而更让他痛苦的,那冷但仅仅来源于他一个人,不安全感让他面对刘彤的时候不知所措,刘彤温柔的抱着他哄他,而他却只想把对方推开然后大发脾气。没有人会喜欢自己变成歇斯底里的恶魔,大概真的只有分开才能让自己变回人。



这十年里,虞祎杰不是不后悔也不是没想过去把刘彤追回来向他道歉,看着梁博文和薛翔匀浓情蜜意,他也并非古井无波。


——————————————————————

唉我明明接收到了虞祎杰的一百分可爱,可是我只能写出一分!!!

森气气!!!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