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天生一对(六)(下)


刘思愉正在写作业,虞祎杰脚步轻轻地走到门口,敲了敲他的房门:“烦烦,爸爸进来可以吗?”刘思愉放下笔,回过头:“爸爸进来吧。”虞祎杰进来坐到他床上:“烦烦,中午你跟爸爸出去见一个叔叔吧。”“见谁?”刘思愉直觉这不是一件好事。“嗯…那个…嗯…”虞祎杰支支吾吾,刘思愉盯着他的眼睛:“你的新男朋友?”虞祎杰点点头:“算是吧。”“那好吧,爸爸。”



陈雨成是一家出版社的总编,年轻有为长相英俊,偏偏跟曾经的刘彤一样,在虞祎杰这棵小歪脖树上吊死了。陈雨成追求虞祎杰的艰辛往事已经可以出本书了。虞祎杰总算松了口,但是提出了一个条件:必须我儿子同意才可以。



刘思愉怎么可能同意呢,刘思愉还记挂着家里“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孤苦老父亲。



不过即使刘思愉对陈雨成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他也必须要承认,陈雨成是一个在任何方面都不输给刘彤的男人。“小烦你好。”陈雨成笑着跟刘思愉打招呼,拿出放在身侧的礼物递给他。刘思愉眼睛瞬间瞪大了,陈雨成送给他的是刘思愉自认为每个男孩都梦寐以求的限量版赛车玩具,他还没来得及找刘彤要。不过刘思愉是一个有原则的小孩:“谢谢叔叔,不过这个礼物我不能要。”气氛瞬时有几分尴尬,“大师兄,烦烦不想要就不勉强他了吧。”陈雨成在大学里的导师跟虞祎杰是同一个,只是他年龄比虞祎杰大不少,虞祎杰上大学的时候他已经毕业好些年了,通过导师认识之后,虞祎杰便一直叫他“大师兄”。刘思愉心说我不是不想要,可是要了的话就不能搅黄你们了。



如果刘思愉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刘彤的存在,那么他一定会觉得陈雨成是虞祎杰择偶的最佳选项:陈雨成儒雅又风趣,很会照顾别人的感受,完全找不出他有什么缺点。



陈雨成深知欲速则不达,不能把这父子俩逼得太紧,一步一步的接近他们的生活,让他们对自己的存在习以为常才是最好的。只是刘思愉这根小搅屎棍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父子两个回去的路上,虞祎杰一边开车一边问刘思愉:“烦烦,你觉得陈叔叔怎么样?”虞祎杰被陈雨成逗的喜笑颜开的样子刘思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毕竟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有点为爹爹抱不平:“爸爸,陈叔叔是个很好的人,可是——”“可是什么?”虞祎杰把车停到路边,一副要跟他长谈的架势。“可是爸爸,这不公平!”虞祎杰脸上露出笑容:“你继续。”刘思愉完全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爸爸,凭什么你在这里风花雪月,爹爹就只能除却巫山不是云?”虞祎杰不急不躁:“虞小烦可不懂什么叫风花雪月,这都是你那个矫情的爹教你的吧。”刘思愉梗住:“爸爸…”虞小烦摸摸他的头顶:“一一…”“爸爸,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小烦?”“你能忍得住吃那么多顿我做的饭却不说要自己做,从来不嫌房间乱,嗯…还喜欢赛车。”刘思愉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是露馅了,不过这样也好。“爸爸,你真的不喜欢爹爹了吗?”



虞祎杰发动起汽车,继续朝回家的方向开,过了不知道多久,才说:“或许我们应该去找你爹爹和烦烦了。”



虞祎杰早就看出来回到自己身边的孩子跟走的时候不是一个,稍微一想,再联系一下夏令营的老师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沉渣泛起,在陈雨成那边不由得松了口,才有了中午这顿饭。陈雨成也是可怜,本以为历尽九九八十一难终于俘获美人芳心,谁知道最后还是拒绝。


——————————————————————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