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天生一对(六)(上)


虞小烦咬着筷子尖:“爹爹,你还会结婚吗?”刘彤轻拍儿子的头,笑着说他:“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可是随即又神色严肃起来:“你还小,你不懂什么叫……除却巫山不是云。”刘彤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虞小烦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我懂,就是爹爹忘不了爸爸的意思,对不对?”刘彤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起身离开。
虞小烦没有料到,他第一天见到爹爹就“打探”到这么多消息,晚上睡觉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告诉了刘思愉,刘思愉在床上打了几个滚:“烦烦,离我们再次见面的日子不远了。”



虞祎杰总体上来说是个好爸爸,如果忽略他生活技能近乎没有这一点的话。但是刘思愉跟他生活了这些天,一点也不为此感到困扰。刘彤是个完美的家长,可是虞祎杰的不完美也很吸引人,刘思愉觉得自己明白了为什么虞小烦小小年纪就是家务小能手:任何一个人看着虞祎杰对着一堆食材碗筷发愁的小样子,都不会忍心不上去帮他的。或许就是这个原因,不善社交不会做家务的宅男爸爸才能吸引到近乎完美的爹爹吧,他们真的不该离婚,刘思愉想。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快,刘思愉的旁敲侧击还没怎么起作用,他就被爸爸带着出去见了一个叔叔——一个极有可能成为他继父的男人,陈雨成。

——————————————————————

果然我还是做不到日更……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