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天生一对(五)


“一一,玩得开心吗?”刘思愉有个小名叫一一,刚刚告诉虞小烦的时候,虞小烦打了个冷战:思愉叫一一,那自己可别叫二二吧。



“开心!爹爹,你想我了吗?”刘彤把虞小烦抱起来:“想,爹爹每天都盼着一一回家。”虞小烦搂着刘彤的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怎么了一一,一个月不在家不认识爹爹啦?”虞小烦没有接他的话:“爹爹。”“嗯?”“爹爹!爹爹!”刘彤轻笑:“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虞小烦把小脑袋倚在刘彤的颈间:“就是想叫你啦。”



刘思愉也在差不多的时间到了机场,在人群中找到来接他的虞祎杰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刘思愉拉着自己的小箱子轰隆隆的冲到了虞祎杰面前:“爸爸!”虞祎杰还在四处张望,听见儿子的声音,立马弯腰捧住儿子的脸,傻笑了一会儿,一边印上个唇印:“烦烦,欢迎回家!”刘思愉觉得自己有点紧张,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生身之人,已经十一年了,自己终于真正见到他,而不是在那一张又旧又皱皱巴巴的照片上看着他的侧脸。爸爸一点都没变,刘思愉心里想着。



虞祎杰跟刘思愉回到家,门一打开,虞祎杰就一脸求表扬的表情:“烦烦,爸爸把家里打扫的干净吗?”虽然刘思愉很想反驳他,可是看他一脸的兴奋,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原来小烦说爸爸什么都不会做不是夸张。



虞祎杰的正职是个作家,每天的工作就是宅在家里写小说,写到现在也算是有些名气,赚的钱养活自己跟儿子绰绰有余。只是他大学毕业这些年过去了,除了写作功力见长,别的方面好像都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样的生活白痴,就连长相都没怎么变,细皮嫩肉的,带着儿子出门常常会被误认为是虞小烦的哥哥。
“烦烦,爸爸为了庆祝你回家,亲自做了一桌好吃的!”虞祎杰一脸神秘的把刘思愉带到餐厅,刘思愉心里打鼓:爸爸做的饭能吃吗?虞小烦和刘思愉最担心的就是两个人的厨艺,虞小烦已经做得一手好菜,刘思愉不会做饭,这里是最容易穿帮的。刘思愉吃了一口虞祎杰做的菜,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那么只要自己避免做饭,暂时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



虞小烦和刘彤坐在桌前吃饭,“爹爹,你跟我讲讲爸爸吧。”刘彤有些惊讶:“怎么忽然问起爸爸?”“就是想知道嘛,爹爹讲给我听。”刘彤把他的头发揉乱:“好吧,我就知道你长大了早晚有一天会问的。”



刘彤放下筷子,努力回想自己和虞祎杰短暂的婚姻。
刘彤是虞祎杰的学长,比他大两届,不过两个人不同学院不同专业,直到虞祎杰快大学毕业的时候才认识。



“我跟你爹爹是在他大学毕业的那一年认识的。那个时候他才二十岁,是个大孩子,刚出社会什么都不懂,但是特别可爱,就像…像什么呢?就像你最喜欢吃的草莓味软糖。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很快就被他吸引了,我们认识一个月之后就登记结婚,一年之后就有了你。但是我们也开始吵架,我已经忘了为什么吵架,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可是我们能因为一点小事吵两个小时,一天按三餐吵,实在过不下去就离婚了。”



虞小烦没想到爸爸和爹爹的故事如此单调,没有他想象的轰轰烈烈、大起大落最后老死不相往来,而只是简简单单的结婚吵架离婚——虽然速度是快了一点。

——————————————————————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