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天生一对(四)


“是双胞胎!”两个小孩异口同声。“我有一张爹爹的照片,我拿给你看看!”虞小烦回到屋里翻箱子,刘思愉也打开自己的箱子翻找。两个孩子面对面,将各自的照片反扣在胸前,两张照片都是被撕开的,破裂处的纹路似乎已经证明了这个呼之欲出的事实,但是孩子还是激动的心怦怦跳,想要完成最后的确认。“小烦,我数一二三,我们同时翻过来——一、二、三!”两张照片几乎完美的合在了一起,照片的边缘被
磨损了,可还是能看出来,照片上两个人四目相对眉眼含情。“这就是我爸爸/爹爹!”两个小孩大喊,他们紧紧的抱住对方。



晚上的时候房间里的摆设已然不同,两张小床被并在一起,两个小孩彼此依偎。“小烦,跟我说说爸爸吧。”虞小烦想了一会儿:“你跟爸爸很像,爸爸就跟你一样调皮,什么都不会做…”刘思愉打断他:“小烦!我要你说爸爸,你为什么开始批评我?”虞小烦嘿嘿笑:“我说的是事实啊,爸爸就是像个小孩子。爹爹呢?爹爹什么样?”刘思愉叹了口气:“唉,爹爹工作很忙的,都没有什么时间陪我,但爹爹其实很会做家务,爹爹烧的菜特别好吃!”虞小烦恍然大悟:“你像爸爸我像爹爹,对吧。”刘思愉点点头:“是这样没错啦。小烦,爸爸有新的恋人了吗?”虞小烦摇摇头:“没有,爸爸说他再也不会结婚了。”“爹爹也是独身一人。”虞小烦眼睛弯弯的笑起来:“思愉,我有一个好主意!”“什么?”“我们互换身份吧!你到我家去当我,我到你家去当你,我们搞清楚爸爸爹爹为什么离婚!”刘思愉眨着眼睛想了想:“好!说不定,爸爸和爹爹还可以复婚,这样我们就能永远住在一起了!”这个大胆的想法让两个小孩激动不已,光着脚下床蹦蹦跳跳。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互相教对方怎么成为自己,许是双胞胎的缘故,学起来并不怎么费劲,只是刘思愉的厨艺来不及速成,只能到时候打个马虎眼。



夏令营结束的日子来了,两个人互换了装束。刘思愉和虞小烦抱了又抱:“替我亲爸爸。”“替我亲爹爹!”
虞小烦被出租车送到机场,独自到达了刘彤所在的城市,刘思愉告诉他,张叔叔会在机场接他。虞小烦紧张又激动,左顾右盼寻找张叔叔,他人小个头矮,索性站到大厅的椅子上。就在他焦急张望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过身:“张叔叔!”张助理笑着答应,将虞小烦从椅子上抱下来:“思愉,玩得开心吗?”“开心开心!我还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好,那我们回家,你爸爸今天特地在家等你。”



虞小烦见到刘彤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爹爹跟爸爸一点都不一样,爸爸总是懒洋洋的,而爹爹即使在家休假,也穿戴整齐。虞小烦丢下背包,跑向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男人:“爹爹!我回来了!”刘彤放下报纸抬起头,笑着站起来张开怀抱迎接自己的宝贝儿子。


——————————————————————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