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天生一对(三)


听到动静赶过来的老师把几个孩子拉开,面对面站着,目光扫了一圈,看到刘思愉和虞小烦的时候,略带惊讶地弯下腰,眼神在他们两个脸上来回切换,确定自己找不出两个人脸上的一点不同,直起身来:“双胞胎兄弟还打架?”听到这话,虞小烦和刘思愉也抬起头看着对方,刘思愉眼睛和嘴巴张大,小脸上满是惊讶。而虞小烦就冷静多了:“老师,我跟他不是双胞胎兄弟。”“可是我们两个长得一样!”刘思愉惊叹,虞小烦面色不改:“不,我们不一样。”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是追求与众不同的时候,与别人穿同样的衣服都不乐意,怎么会高兴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跟自己长相一模一样?刘思愉也收起惊讶:“对,不一样,你不好看。”虞小烦转身走开,刘思愉在背后咬牙切齿,怎么?跟我长相一样是件很丢脸的事情吗?



刘思愉虽然当时没有表现出来,可心里却是记住了虞小烦。在外面疯跑了一天回到木屋,虞小烦和苏亦还有乐乐才发现他们房间的摆设已经被改了个遍,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做的。虞小烦眼珠子一转,对苏亦和乐乐勾勾手:“咱们要报复回去。”



入夜之后,虞小烦带着苏亦和乐乐,去到刘思愉的房间,在他们房间的地上洒满蜂蜜,又在他们的衣服和枕头上抹了巧克力酱,最后,将一盆水放在了门上面。



第二天早上,孩子们是被尖叫声闹醒的。鸡飞狗跳了一整个早上,最后的结果就是——刘思愉和虞小烦被关在单独的反省木屋,其他的孩子则出去露营。



两个人各处木屋一角,互不理睬。刘思愉捧着本书在看,时不时地瞟一眼虞小烦,看见他在往墙上贴照片。“真是幼稚”刘思愉心里想着。



夏天的天气变化无常,风雨忽地就来了。刚刚铁生强的照片被吹得七零八落,虞小烦赶忙下床去关窗子,可他人小力气也小,关不上。刘思愉见状过来帮他,两人合力才把窗子关上,虞小烦歪头:“谢谢你。”刘思愉尴尬的回了一句:“不客气。”空气又一次安静下来,刘思愉指着那些照片:“你的照片没湿吧?”“没有。”虞小烦把自己的照片拿给刘思愉看,照片上大都是他养的小动物和植物,刘思愉拿起一张,上面是一个背影:“这是谁?”虞小烦咧开嘴笑:“是我爸爸,我偷拍的。”“你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虞小烦支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我爸爸像小孩子,他什么都不会做,但是会撒娇。”刘思愉忍不住笑:“还有这样的爸爸吗?跟我爹爹一点都不一样,我爹爹每天啰啰嗦嗦像个老大妈。”又问虞小烦,“那你妈妈呢?”“我没有妈妈,我只有两个爸爸,但是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婚了。”“唉,我也是爸爸和爹爹都不能永远在一起。”“说的没错。”



雨停了,虞小烦推门出去,站在屋外对刘思愉说:“我渴了,我们去餐厅喝果汁吧。”刘思愉问他:“你怎么还能想着喝果汁?你没有发现什么事情吗?”“什么事情?”刘思愉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们长相一样,你只有爸爸,我只有爹爹,难道…”话音未落,虞小烦蹬蹬蹬跑上台阶进了屋:“你是说!我们——”


——————————————————————

两兄弟见面啦~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