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都是为了你(带水吃醋梗)


刘彤最近很焦躁,因为他发觉小宠物不怎么爱粘着他了。



以往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虞祎杰就像橡皮糖一样粘在刘彤身上,三秒见不着人就扯着软乎乎的小嗓音喊:“tonny~”叫一声能拐三个弯。



刘彤的危机感来自薛翔匀。



差不多有一个星期了,虞祎杰每天早上起床洗漱好,只来得及跟刘彤说一声早上好,就忙不迭的钻到薛翔匀房间里。



薛翔匀早上喜欢赖床,虞祎杰就温柔的叫醒他,等他醒过神,甚至连早饭都帮他买好放在鼻子跟前诱惑他——当然买早饭的时候也没忘了帮刘彤捎带一份,只是待遇就差多了,刘彤的早饭被随手扔在桌子上,薛翔匀的就差喂到嘴里了。



刘彤回想自己这段时间,也没干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啊,怎么自己家小宠物就跑到别人家了呢?难道虞祎杰要出轨?可刘彤也实在没见过出轨出的这么光明正大的,全公司的师兄弟差不多都看见过虞祎杰对薛翔匀有多殷勤。再说了,虞祎杰敢觊觎薛翔匀,梁博文还不得把他撕了呀,即使梁博文现在不在公司。



又是一天早上,虞祎杰一睁眼就被刘彤吓着了,刘彤穿戴整齐,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tonny你干啥呀?你不睡觉的呀。”



刘彤把他从床上捞起来按在床头,“再睡觉我的宠物都成别人的了。”虞祎杰眼珠滴溜转了一圈,“tonny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宠物不宠物的,快让我起床。”说着试图扒开刘彤按着自己的手,刘彤当然不可能让他得逞:“今天不许去找翔匀。”



一听这话虞祎杰眼睛都瞪大了:“不行不行!我跟三哥都约好啦,难得他今天闲着我必须去找他!”



刘彤怒火中烧,两手固定住虞祎杰的脑袋就咬上去,不是亲是咬,极具侵略性。虞祎杰猝不及防甚至忘了呼吸,等到刘彤松开他的时候,已经像条濒死的鱼一样气喘吁吁。



虞祎杰把气喘匀:“tonny,你怎么了嘛?”刘彤看着虞祎杰委委屈屈的小眼神,摸摸他的脑袋,“祎杰,你每天都去找翔匀,我不开心。”刘彤的表情很认真,虞祎杰垂下眼:“我找三哥有事情要做嘛,又不是找他玩。”“那你告诉我是什么事。”虞祎杰支支吾吾:“嗯,那个,哎呀你不需要知道快放开我!”



刘彤松开手,不再管虞祎杰,虞祎杰逃命一般出了房间。



刘彤有点失落,他原以为他和小宠物之间没有秘密,可事实狠狠打了他一巴掌,究竟有什么事情,是虞祎杰宁愿告诉薛翔匀也不愿意告诉自己的呢?



虞祎杰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告诉薛翔匀,薛翔匀很不厚道的笑出声:“一姐,我早就说过你天天来找我带水会生气,你不听,现在好了,自己惹生气自己去哄吧。”
虞祎杰觉得自己很委屈:“我难道不是为了他吗?我以为很快就能画完的谁知道我这么笨啊。”



刘彤的生日快到了,这是两个人在一起后刘彤过的第一个生日,虞祎杰想送他一件特别的礼物,想来想去决定找薛翔匀学画画,画一幅刘彤的画像送给他。好不容易软磨硬泡薛翔匀答应教他画了,可是这画画也不是一天能学会的,虞祎杰一点基础都没有,抓耳挠腮画出来的还是像大嘴猴。



虞祎杰回到房间,刘彤正躺在床上看书,听到门响刘彤连头也没抬——晾他两天看他说不说。



虞祎杰轻手轻脚的坐到刘彤床上:“tonny,”刘彤没理他,“tonny哥~”刘彤依旧保持冷漠,“tonny哥哥理理我嘛!”虞祎杰把这辈子的撒娇功力都拿出来,依旧没有撼动刘彤这座冰山:“去找你翔匀哥哥吧,别来烦我。”刘彤放下书,钻到被子里躺下。



虞祎杰小嘴巴撅起来,他什么时候在刘彤这里受过这等冷遇,瞬间就觉得委屈了,可是刘彤的生日还没到,他不能露馅,好在画像已经画完了,虽然画的像猴子可努力认一认也能看出来是刘彤。虞祎杰和薛翔匀都很满意了。



虞祎杰拿起刘彤刚刚看的书,是一本英文原版书,他一个字都看不懂。



不得不说刘彤的定力超人,接下来的几天里,刘彤看着虞祎杰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样,就是再心疼嘴上也没软。小动物不听话的时候都是要打的,不给虞祎杰长长记性,以后还不飞上天?更重要的是,虞祎杰还没有告诉他找薛翔匀到底是为什么事情。



刘彤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师兄弟们把他拉出门说要庆祝一下,虞祎杰和薛翔匀没有一起去,刘彤觉得酒都压不住心里的火了,虞祎杰到底跟薛翔匀一起干什么!



快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刘彤回到房间,就看见虞祎杰坐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他,刘彤并没有什么反应,像往常一样准备洗漱睡觉。



虞祎杰跟在他屁股后头:“tonny,生日快乐。”有点不好意思的拿出了自己的礼物。刘彤面无表情的接过,拆开:“真丑,你画的?”



虞祎杰一听这话,鼻子一皱,憋了好几天的委屈一涌而出,抹着眼泪转身走到床边掀开被子钻进去,呜呜的哭起来。



刘彤愣了两秒,怎么就哭了呢?反应过来,坐到虞祎杰床边,“祎杰我骗你的,你画的好看的。”上手去扯虞祎杰的被子,“祎杰,你找翔匀就是为了学画画啊。”虞祎杰被扯下被子,“对啊,不然呢,还不都是为了你!”刘彤忍不住笑出来,俯身把虞祎杰抱到自己怀里:“好好好都怪我,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虞祎杰像是被抓住后颈皮的小猫咪,半天没动静,过了一会儿才问刘彤:“真的很丑吗?我的画?”



刘彤捋捋他的头毛:“不丑,你画的都不丑。”



虞祎杰搂住刘彤的脖子:“tonny,画画可难了,我又没有学过,所以用的时间才长一点啊。”



刘彤低头亲亲他的发顶:“谢谢你,祎杰。”



现在轮到虞祎杰傲娇了,等到虞祎杰委委屈屈的在刘彤怀里睡着,刘彤才想起来,好像一开始是自己在生气的。



英雄难过美人关吧或许。

——————————————————————

@晓枫酱 点的带水吃醋梗,不好意思拖太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昨天的一姐真好看呀~小揪揪像个可爱的小姑娘诶











评论(2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