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一个未婚先孕的故事(中)


侍从来请子煜的时候,他正在给王兄子兑写信告知王兄,等自己回到琉璃国,便要向钧天提亲,迎娶钧天小皇子毓骁。



子煜来到钧天将将两个月,却已经与毓骁情愫暗生。
子煜今年十八,正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时候。如今天下太平,琉璃虽是西域小国,国内却也是民风淳朴,百姓安居乐业。哪个男儿没有征战沙场的热血,只是现下这热血也实在无处挥洒。琉璃国主子兑便派遣子煜来到钧天学习中垣文化技艺,对两国的邦交亦有裨益。至于在短短的两个月里就折走了黎主捧在手心的小娇花,也是意料之外。



子煜初到钧天时,慕容黎设宴款待,正是在那场宴会上,毓骁的眼珠子就被子煜粘住了。



毓骁也是男儿,也会向往军队的生活,只是他自小身子骨不怎么硬朗,执明说什么也不肯将他放离自己身边,哭闹也没用。子煜虽从未上过战场,可他也是在军队里历练过的,男儿该有的英气一分不少,可是子煜跟他那大胡子哥哥毓埥不一样,毓埥治国理政的本事大,可实在是不解风情。有一年毓埥过生辰,毓骁捏了个精致的小面人送给他,没把玩两下便被他的粗糙大手捏坏了,气的毓骁好几天没正眼瞧他。子煜就不同了,毓骁原本以为西域风沙大,民风剽悍,子煜定是个粗犷汉子,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子煜长得周正英俊,周身散发着股书卷气,正是刚中带柔。毓骁便忍不住想,听说子煜还未婚配,不知是谁这等幸运能够嫁给子煜。



宴会之后,毓骁便主动向慕容黎请求要招待子煜,慕容黎一向宠他,想着还有好些人从旁照应,答应了毓骁也无妨,更何况毓骁的身份在这里摆着,说什么也不算怠慢了子煜。毓骁不顾礼数,见天“子煜哥哥子煜哥哥”的叫,少年的声音清甜,毓骁的语气粘糯,子煜天天看着小糖块似的毓骁,免不了对他多有照顾。



一来二去的两人便对上眼了,十八岁的子煜已经学会了深思熟虑,正当他盘算着回国就向钧天提亲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那日毓骁同子煜出宫,二人酒至微醺,毓骁更是不胜酒力,恍惚间便偷尝了禁果。



次日一早两个人醒过来的时候便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算是私定终身了。



子煜被请到慕容黎书房的时候已经想到是否两人的事情被慕容黎知道了,子煜没什么好隐瞒的,打算如实告诉慕容黎自己准备向钧天提亲的事情。如果慕容黎不答应,那就继续提。



子煜被侍从引到慕容黎面前,慕容黎并不与他绕弯子:“子煜小王爷,骁儿怀孕了。”



子煜一惊,两人虽已有云雨之欢,可毓骁有孕,确是意外之“喜“,一时语塞。



慕容黎又道:“子煜小王爷,可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子煜深吸一口气:“自然是明白的,子煜已向王兄修书一封,待我回到琉璃国,便会向钧天提亲。”



慕容黎冷哼一声,拂袖起身到子煜跟前,道:“子煜小王爷莫不是以为将骁骁娶回琉璃国,这事便算了?”



子煜却并不示弱:“陛下,总归是子煜逾越了,可我与毓骁两情相悦,结为连理又有何不可?”



“骁骁是朕的儿子,朕与皇后千娇万宠,怎的到了子煜小王爷这里,倒像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婢子?”



黎主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这是子煜第一次在他身上看出愤怒的情绪。“子煜绝无此意。若陛下答应将毓骁嫁与我,我自疼他爱他必不会逊于陛下与皇后。”



慕容黎转身离去,撇下子煜不再理他,只叫侍从将他送回典客署。



另一边毓骁已经转醒,一睁眼便是执明关切的眼神:“爹爹…”毓骁的声音像奶猫叫一般。“乖孩子,还难受吗?”执明握着毓骁的手,毓骁的手冰凉。



“头好晕啊爹爹。”毓骁撒娇似的说,执明手抚上他的额头:“再睡一会儿吧。”



毓骁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爹爹,父皇呢?”子煜呢?执明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你的子煜哥哥好着呢。你也真是,真当爹爹是傻的么?还死撑着不肯承认,难道你父皇和我还会取他命不成?”



毓骁心里想着这事他们不是干不出来,但是嘴上可不能这么说,起身搂着执明脖子:“爹爹最是英明。”

——————————————————————

啊好像快三百粉了,这次就不点梗了啊,上次复婚的梗还欠着还有好几个坑没填又有新的脑洞……

本周最后一更,这周末事还挺多的╥﹏╥

谢谢你们不嫌弃我~

偷偷表一个白我爱我的傻鱼鱼ヽ(愛´∀`愛)ノ



评论(14)

热度(78)

  1. 以齐制宾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