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一直很安静(九)

流言蜚语像潮水一般汹涌而至,打了虞祎杰一个措手不及。虞祎杰卸载了微博,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陌生人几乎是毫无缘由的对他怀有这样的恶意。



可是卸载微博也并不能像扔垃圾一样将烦恼通通丢进垃圾桶再也不理,虞祎杰并没有觉得轻松很多。



闷热的天气给拍戏带来了更大的难度,身体不适加上心情低落,晚上经常要直播还要强颜欢笑,虞祎杰觉得自己仿佛一条离水的鱼。



终于还是没忍住给刘彤打了电话,电话接通的一瞬间,虞祎杰觉得他已经抑制不住要哭出来。



“tonny,”虞祎杰小声叫他,敏锐如刘彤不等他开口就知道是因为什么事,“tonny你在忙吗?”虞祎杰的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刘彤正躺在沙发上看书,此时他立马把书放下,把手机夹在脖子里听虞祎杰说话,准备换衣服去找他。



“祎杰,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刘彤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么愚蠢,虞祎杰是需要长大,也需要学着抵御外界的非议,可现在明显不是一个好时机。他本来就孩子心性,最是纯真不过,或许他就应该一辈子都被用心呵护。



刘彤找到剧组所在的酒店,找到虞祎杰的房间,敲开门的时候,不出所料看见了一只眼睛红红的小兔子。
“祎杰,你还好吗?”刘彤低头问他,虞祎杰没说话,转身回房间里坐下。刘彤带上门跟进去,两个人之间的沉默持续了几分钟,虞祎杰才终于开口:“tonny,我是不是特别差劲啊?”他的声音有一些沙哑,刘彤看着这样的虞祎杰,像是有一张砂纸不断摩擦他的心,血肉都被刮蹭的疼痛。虞祎杰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永远都无忧无虑的笑,虽然傻了点,但他一定是快乐简单的,而不应该像是现在这副模样。



刘彤拿水壶接了一壶水烧上,坐到虞祎杰旁边,搂着他的肩膀:“祎杰,你一点都不差劲,差劲的是那些无聊的人。”虞祎杰摇摇头:“可是我戏也拍不好,一直NG,这也能怪别人吗?”刘彤捧着他的脸让他面向自己:“祎杰,你听我说,你已经表现的很好了,这才是你第二次拍戏,也是第一次演现代戏,有些生疏是在所难免的,时间长了就会好的,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个难过。”



虞祎杰只是看着刘彤,刘彤擦掉他脸上的泪:“我这几天没什么事,可以陪着你,你直播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好不好?”



虞祎杰点头,什么都变了,只有刘彤还是跟以前一样,他只希望他必须要离开刘彤的那一天,可以来得晚一点。



水烧开的咕噜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明显,刘彤拿着杯子接了一杯水晾在桌上,看了一眼表,现在是下午:“祎杰,你先睡一会儿,我去给你买药,等你醒了吃点药,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好不好?”刘彤像对待一个易碎的花瓶一样对虞祎杰。“嗯。”虞祎杰乖巧的躺上床盖上被子,有刘彤在身边,他就能安心的睡觉。
刘彤最是见不得虞祎杰这副蔫蔫的样子,简直想把他带回家保护起来,谁再敢伤害虞祎杰,就叫他知道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刘彤回来的时候虞祎杰睡的正香,他眼下泛着青黑,这几天应该都没有好好睡觉,小脸苍白,透着憔悴,也瘦了,脸颊都快要凹进去。刘彤叹气,他都宠着惯着的小孩,就被别人一张臭嘴伤成这样。



虞祎杰醒了之后,桌上那杯水也晾得差不多了,温度正好,吃了药,刘彤便带着他出了门。



小孩胃不舒服,吃清淡的东西比较好。刘彤将他带到一家餐厅,点了几样菜。两个人也趁着这个空把直播的任务完成了,刘彤看他明明情绪低落到谷底,对着手机却还是笑得跟以前一样开心。



终究还是长大了吧。

——————————————————————

带水很快就要开始纠结了

表白水煮鱼群的大家~我群最不缺的是大手!

日常爱鱼护鱼!
我爱我的鱼,不是刘彤的那条(๑>ᴗ<๑)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