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一直很安静(八)


晚上,虞祎杰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刷微博。突然敲门声响起来:“祎杰,你睡了吗?”是刘彤。虞祎杰跑去给刘彤开了门:“tonny,咋了呀?”刘彤拉着虞祎杰走到床边把他摁在床上坐下,“祎杰,再给你一次机会,说我是你的什么?”



白天虞祎杰说他跟刘彤是同事,刘彤越想越觉得憋屈: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宠物竟然觉得自己只是他的同事?实在是意难平,敲开了虞祎杰的门。可是这边虞祎杰早就忘了自己白天说的什么,看着刘彤这一连串的动作,一脸懵懂地说:“朋…朋友?”刘彤放开摁着虞祎杰肩膀的手,眼前人身板子很是单薄,宽大的T恤领口歪到一边,白皙滑嫩嫩脖颈暴露在空气中,显得格外乖顺。刘彤也不满意“朋友”这个回答,可是再进一步吗?刘彤觉得再进一步就是桎梏是枷锁,而他不想被束缚。



“tonny,你是我的朋友啊。从我一进公司开始你就一直帮我,你的好,我都记在心里的。”虞祎杰不能从刘彤的表情中得到什么信息,试探性地说。



刘彤揉了一把虞祎杰的头发,“只是朋友吗?祎杰?”
刘彤认真看人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像有一种吸引力,让虞祎杰避无可避。



“tonny,你…为什么突然这样问?”虞祎杰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他害怕,怕刘彤窥探到他内心那点不容于世的小想法,也害怕刘彤远离他,从此跟他划清界限。



刘彤看着虞祎杰怯生生的样子,可能是自己太反常把他吓着了。“祎杰,你是我的朋友,就不能再被别人拐跑了知道吗?”虞祎杰忍俊不禁,刘彤怎么跟个小孩一样,上手圈住了刘彤的脖子:“好!”刘彤回抱住他的身体,就当个宠物养着吧,也不错。



第二天刘彤和虞祎杰离开了刘彤家,再玩几天,就要开始工作了。



虞祎杰从一出道开始就不顺利,此时的他还不知道,更不顺利的,就在不远的地方等他呢。



《国民老公》中的许嘉木,是虞祎杰的第一个时装剧角色,虞祎杰早就预料到会出状况。



虞祎杰最大的问题是他入不了戏,被导演训斥那都是家常便饭。青岛六月的天气也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一来二去的虞祎杰就生病了,可是拍摄的进度并不会因为他生病而放慢。



屋漏偏逢连夜雨,《刺客列传2》即将开播,官博会时不时地放出一些片花吊吊大家的胃口,可是放出去的片花为虞祎杰招不仅仅是赞美,更多的是谩骂。



说到底虞祎杰也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大孩子,本来也不是心智多么成熟的人,面对着一堆大麻烦,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幸好刘彤离他不远。刘彤何等细心,早就看出了虞祎杰情绪不好,也知道原因,不过这次他没有忙不迭的上去哄,虞祎杰也该长大了。



可是没过多久刘彤就意识到,这不是一个长大的好时机。


——————————————————————

带水不是渣男,所以等他想通了两个人才会在一起。然后该咋虐就都是我说了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克服卡文


今天是一条想要评论的棉袄……聊聊天嘛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