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一直很安静(五)


刘彤回到北京之后没见到虞祎杰,虞祎杰要晚几天才能回来,少了一个整天在自己耳朵边上叽叽喳喳的人,刘彤觉得还是有点不习惯。



回来之后没几天就到元宵节,元宵节也是个团圆的节日,公司决定在这一天直播他们包汤圆,也算给粉丝一点福利。



刘彤以前从来没有包过汤圆,兴奋得很,直播一开始就跟陈雨成坐在桌前一本正经的包,只是他的技术实在是不怎么样,包一个要补好几次。



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给他们买来了芥末膏,说要包几个芥末馅的,谁吃到就给谁发红包。直播到一半的时候薛翔匀和梁博文进来了,刘彤一见薛翔匀进来,就要给他挑一个汤圆让他吃,薛翔匀运气也是不好,成了第一个吃芥末汤圆的人。刘彤看着薛翔匀被芥末呛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既好笑又觉得有点后悔,干嘛要为难他呢?



不过刘彤自己也没得能躲过吃芥末汤圆的命运,还是薛翔匀亲手给他蘸的芥末,不过转头薛翔匀就给了他一个拥抱。“人人都爱薛翔匀”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确实很体贴好相处,朱戬吃芥末汤圆的时候薛翔匀看他眼泪都呛出来了还拿了一个碗放到他嘴边上让他吐出来。换做虞祎杰,大概只知道在一边拍手大笑吧。
虞祎杰回来的时候放下行李就去了刘彤房间。“Tonny开门!”听着他兴奋的声音,刘彤去打开门,虞祎杰就像一只树袋熊一样缠到了他的身上。“Tonny我回来啦!你想我没有?”刘彤其实是不太喜欢跟别人这么亲密接触的,把虞祎杰从自己身上扯下来,“想了想了,你快下来吧。”语气间有一些不耐烦,虞祎杰几乎是马上就感觉到了刘彤的情绪,从他身上下来,“Tonny我来跟你打个招呼,你在忙吗?”刘彤猛然间就对虞祎杰有了一种抵触,“对,我还有事,你刚回来就好好回去休息吧。”虞祎杰道了再见就回了自己房间,心想刘彤这个人可真是捉摸不透。




很快就到了《刺客列传二》开机的日子,拍戏的时候是两个人住一间房。刘彤本来以为自己会跟薛翔匀或王宇奇住一间,没想到却是跟虞祎杰住一间。刚一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刘彤很担心跟虞祎杰住在一起会不会很烦——他像个小孩一样总是一惊一乍的,还那么能闹腾,刘彤非常担忧自己接下来几个月的生活。
进剧组的第一天晚上,出乎刘彤的意料,虞祎杰并没有怎么折腾,安静的一反常态。刘彤做完了手头的事,问他:“祎杰,今天怎么不说话啊?”虞祎杰一边玩手机一边回答他:“我看你在做事怕吵到你啊。”刘彤瞬间觉得是自己小人之心了,虞祎杰好赖也二十多岁了,怎么可能跟个五六岁的熊孩子一样讨人厌。
第二天有开机仪式,两个人都没有熬夜。半夜的时候刘彤听见“咚”的一声,醒过来往四周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房间里又黑,他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早上刘彤醒的很早,刚一下床就觉得踩到了什么东西,吓得他瞌睡都跑了,低头一看,虞祎杰卷着被子躺在地上睡得挺香,昨天晚上的异响应该就是他摔到地上的声音。



“祎杰,祎杰,快醒醒,怎么在地上睡着了?”刘彤晃晃他的身体,虞祎杰才艰难地睁开眼睛,“嗯~Tonny,干啥呀?”“你怎么在地上睡着了?快起来快起来,大冬天的再生病了。”刘彤这会儿也顾不上想别的,把虞祎杰从地上提溜起来放到床上,自己去洗漱了。



刘彤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虞祎杰已经清醒过来在穿衣服,“昨天晚上怎么掉到地上了?”虞祎杰打了个哈欠:“第一天睡这个床不习惯嘛。”“快去洗漱吧,等会儿就该出发了,你还要去化妆。”虞祎杰开机第一天就有戏份,要比刘彤早去。



举行开机仪式的时候,刘彤又忍不住去看虞祎杰,这次两个人没能站到一起。他不用猜就知道虞祎杰一定会紧张,怕他一不小心说错什么话给别人留下话柄。好在开机仪式平平稳稳的过去了,刘彤没戏份,本来可以回酒店养精蓄锐,可是他却想看看虞祎杰拍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虞祎杰是第一次拍戏,谁都能看出来他很紧张,不过刘彤觉得虞祎杰已经很不错了。他很快就能进入状态,戏里的毓骁是个霸气外露的人物,而戏外的虞祎杰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白甜,虞祎杰最神奇的一点就是他能在这两种性格之间切换自如。不过毕竟是第一次拍戏,优点虽有可毛病也是一堆,虞祎杰总是笑场,刘彤在一边看着他笑场之后不好意思的咬着嘴唇笑,心想自己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是个如此乖巧的娃娃呢?



好在开机第一天,为了图个吉利都是比较简单的戏份,虞祎杰算是比较轻松的过关了。



收工回到酒店,虞祎杰衣服都没换就扑到床上。刘彤过来拍他的背:“在外面一天多脏啊就趴到床上。”处女座的人不是有洁癖吗,怎么虞祎杰就这么不拘小节呢?虞祎杰爬起来换了衣服洗了澡,就钻到被子里跟刘彤一起打游戏。虞祎杰打游戏的时候总是喜欢大呼小叫,刘彤告诉他让他不要叫,当时答应得好好的,过一会儿就又忘了。



两个人在一起住了几天之后,刘彤就发现了虞祎杰另一个毛病——爱挠他脚心。虞祎杰经过刘彤床边的时候总是抓一把他的脚心。忍无可忍的刘彤一把拉过虞祎杰把他扔在自己床上,趴到他身上挠他痒,虞祎杰本来力气就不算大,被刘彤挠痒痒挠的只想笑,一笑就更泄了力像条滑溜的蛇一样在床上一个劲的挣扎。等到刘彤终于停下来,虞祎杰已经瘫在床上笑成一团,脸颊笑的红扑扑的,眼睛也蒙上一层水汽。刘彤看着这样的虞祎杰,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意乱情迷”这个词,,忙撒开他,自己到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一下。
从那之后,虞祎杰再挠刘彤的脚心,刘彤也只是象征性的说他几句。



公司为了宣传,差不多每天都会安排他们直播,虞祎杰很怵这件事,他本来就有点害羞,让他对着屏幕,对着自己的脸说一个小时的话,他觉得这事自己办不来。虞祎杰的第一次直播是跟吕鋆峰一起的,有吕鋆峰在虞祎杰倒是不至于太冷场,可是谁也能看出来他有点紧张。直播快结束的时候刘彤敲门来找他要房卡,虞祎杰一听刘彤的声音立马就兴奋了,也不管是不是还在直播,拉着刘彤说这说那。



晚上回了房间,虞祎杰洗完澡,刘彤躺在床上看书。虞祎杰跪到刘彤的床上,双手撑着床身体向前趴,乖乖笑着看刘彤。“怎么了?”“Tonny,以后直播你跟我一起好不好啊?”流通有的时候很想问虞祎杰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比如现在,他穿着一件领口宽大的T恤趴在自己面前,刚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头上,白嫩的脖颈里还有没擦干净的水珠,还用这种小狗狗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好好好我答应你,你快去擦头发。”



刘彤匆忙答应了他,可是刘彤却也知道自己这种感觉是反常的,虞祎杰就算再怎么软萌可人他也是一个男孩子,自己或许应该好好想一想。



凌晨四点的时候虞祎杰醒过来,看了一眼时间,本想继续睡,又想起来刘彤这两天喊着喉咙痛,于是就下床想烧壶水,等刘彤起床的时候正好可以喝。刘彤被子盖住了头,脚丫露在外面,虞祎杰起了坏心,上前挠了一把他的脚心。本来虞祎杰起来烧水的动静就把刘彤吵醒了,正烦着呢,虞祎杰又来挠他,刘彤迷迷糊糊的冲虞祎杰喊了一句:“你有病啊!”就蒙着被子继续睡了。本来虞祎杰以为刘彤只是被吵醒了不开心,等起床就忘了,可是没想到刘少爷那么记仇,起床之后也没给他好脸色看。



“Tonny,我烧了水,温度正好,你喝点喉咙会舒服一些。”刘彤连看都没看他:“以后别大半夜的烧水,吵死了。”虞祎杰听了这话愣在原地,怎么好心好意的烧水给他喝一点好都没落着呢,就算把他吵醒了是自己不对,可是也用不着像吃了枪药一样吧。虞祎杰收拾好东西起身出了门,不想跟刘彤说话。


——————————————————————

更完这章,已经是条废袄了,然而还有三千多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