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一直很安静(六)


两个人没有对手戏,在片场也不怎么能见面。刘彤自己也觉得自己早上太过分了点,就算是虞祎杰吵醒了他,可也不应该对他发脾气,更何况虞祎杰还是为了烧水给他喝。



晚上刘彤回去的晚一些,回去的时候虞祎杰已经在房间里了,没有像往常一样跟他打招呼,刘彤就知道这小家伙还在生气呢。



“祎杰,吃过饭了吗?”“嗯。”虞祎杰一边玩手机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祎杰,你还生我气呀。”虞祎杰看了他一眼:“我生你气干什么。”话是这么说,可是刘彤知道他一定还是记得早上的事情所以不愿意理自己。



“祎杰,早上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你的,原谅我好不好?”刘彤坐到他身边轻声细语地说。



“不好,你要我原谅你我就原谅你吗?你又吼我又骂我,我还不能生气了呀。”虞祎杰就算生气,声音也还是软软的,听在刘彤的耳朵里就是在撒娇。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理我?”刘彤用上了十足的耐心。
“你以后不许吼我不许骂我!对我要温柔!挠你脚心不许骂我!要陪我打游戏!”



刘彤忍俊不禁,真的是个小女孩,“好我都答应你,你现在可以原谅我了吗?”



“好吧,我就先放过你好了。”



“祎杰,你要是个女孩,我一定追你。”刘彤笑倒在床上,“你也太可爱了。”



虞祎杰听了这话没有生气也没有笑,爬到被子里安静的睡着了。



天之骄子说的应该就是刘彤这样的人:家境优渥,自己也有两把刷子,涉足演艺圈也只是为了玩玩,玩出名堂来固然不错,玩不出来也不危及生存,等他什么时候玩够了,随时可以抽身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看上去不会为任何事情发愁。



虞祎杰听刘彤讲过一些他在国外上学时候的事,刘彤的交际圈他踮起脚尖也够不到,两个人根本就不属于同一个阶层,虞祎杰想着,自己和刘彤都能住在同一个房间里,那么那些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也不全是骗人的吧。只可惜,他连个灰姑娘都算不上。




两个人都不勤快,尤其是拍起戏来时间紧任务重,更是连袜子内裤都懒得洗。这天虞祎杰有空闲,睡了一觉起来就看到那一堆内裤袜子,本来是打算扔掉的,可是想了想,扔掉还不如洗干净,就爬下床把袜子内裤拿到卫生间一股脑的洗干净,连刘彤带他的都洗了,丝毫没有想过,一般人会不会给自己的朋友洗内裤袜子。



虞祎杰小孩心性,洗完了就想等着刘彤回来会不会表扬他,连游戏都不打了。刘彤回来之后,虞祎杰一脸期待的问他:“tonny,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啊?”刘彤看了一眼房间里:“没有啊,怎么了?”“你再看看。仔细看看!”刘彤又看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哎呀我把咱俩的内裤和袜子都洗啦!”虞祎杰说完还是看着他,刘彤再迟钝也能悟出虞祎杰这表情的意思,明显就是在说“快夸我快夸我”。刘彤没忍住笑出声,抱着虞祎杰倒在床上,“祎杰啊,你可真是个宝贝!”



刘彤坐起身来,“来来来,祎杰,为了奖励你,我送给你一张我的照片吧。”“我要你照片做啥?”刘彤找了胶水把照片粘在虞祎杰床头上:“让你每天起床都能看见我这么一个大帅哥,更有动力努力工作!”虞祎杰也没有阻止他。



刘彤为了洗袜子这事笑了一晚上,说虞祎杰是田螺姑娘,那么贤惠,谁娶到他谁就赚大了。刘彤趁着这个机会释放了一把心中的邪念,把虞祎杰拉过来揉头发捏脸蛋,像是对小猫小狗一样对他。虞祎杰一边嘴上“哼哼”叫着反抗,另一边身体却很老实的窝在刘彤怀里让他揉搓。



那晚之后虞祎杰和刘彤之间的关系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变得更亲近了,却不是朋友之间的亲近。即使是在别人面前,刘彤也会抓过虞祎杰捏两下,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帮他解围更是成了家常便饭。



《刺客列传2》的拍摄结束之后就要开始宣传,相比拍摄,宣传更让虞祎杰感到恐惧。虽然已经拍完了一部戏,但是他依然没有学会如何在镜头前泰然自若。


——————————————————————

身体被掏空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