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一直很安静(三)


对于刘彤来说,比起朋友,虞祎杰更像一只小宠物。没事捏两把摸两下,软软嫩嫩的特别能减压,这种行为有点像撸猫,只是猫生气了会咬人会挠人,而虞祎杰不会,他只会用软软的嗓音说:“干啥呀。”不过刘彤对虞祎杰的肚子感到奇怪,明明那么瘦的一个人,胳膊腿都白嫩纤长,可是哪来的软乎乎的小肚子呢?



领誉的艺人有一大特点——口音,刘彤在这些天南地北的口音中算是普通话说得很好的,而虞祎杰跟他截然不同,他的普通话是一个大难题,给他们上课的老师还说虞祎杰的声音太尖,虞祎杰为此很是头痛。可是刘彤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多好啊,声音软糯糯的,口音也可爱,逗他说儿化音,他说不出来,那羞赧的小模样真像一只小奶猫。如果哪天虞祎杰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低沉的播音腔,那才叫没意思。



最近公司里新来了一个小师弟,96年的,叫梁博文。俩圆溜溜的大眼睛透着机灵劲儿,脸蛋有点婴儿肥,晚上还要戴矫正牙齿的保持器,身高也不高,要是不露出那一身像模像样的肌肉,活脱脱就是个奶娃娃。这娃娃好像对薛翔匀很感兴趣,天天跟在屁股后头“三哥”、“三哥”地叫,薛翔匀也有耐心,不嫌他聒噪。可刘彤就有点意见了,原先跟薛翔匀关系最好的是他,现在梁博文一来,薛翔匀对他的关注度骤然下降了不少,不过幸好还有个小宠物粘着自己。



刘彤早上起来就觉得头晕脑胀,一想就是昨天臭美,衣服穿少了冻着了。起床打了两个喷嚏,晃晃脑袋准备去上课。刘彤在国外上了四年学,都没有在家里过过春节,今年终于可以回家过年,说不高兴不期盼那是骗人的。



“tonny,tonny,你起床没有啊,去吃饭啦。”刘彤不由得笑了笑,祎杰真像个孩子,高兴难过全表现在脸上,跟他相处起来最是轻松。“来啦!”刘彤收好东西就出门跟虞祎杰一起去上课。



出了门刘彤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忘记带纸巾,鼻涕要流出来只能一直吸,虽然严重有损形象,可是也不能让鼻涕流出来不是。“tonny,你感冒了呀。”虞祎杰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他,刘彤接过来:“谢谢你,我就是冻着了,没事。”



到公司,两个人下了车虞祎杰让刘彤先进去,自己跑向马路对面,刘彤正奇怪他去干什么,看见马路对面有一家药店,心下明了,想着还是在门口等一等他。虞祎杰回来的时候看见刘彤还在门口,小小吃了一惊,“tonny,你怎么不进去啊,外面好冷。”说着把手里的药递给刘彤,他跑得急,脸颊都红扑扑的,“tonny,你说你冻着了,我帮你买了药,你等下把药吃了吧。”刘彤没忍住摸了一把他的后脑勺,“好,祎杰,谢谢你。”



虞祎杰从马路对面跑过来的时候,刘彤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种想要把他搂进怀里揉一揉的冲动,不是平日里对待小宠物的那种揉捏,而是真正的,想抱一抱他的感觉。



两个人到的稍晚一些,其余的师兄弟已经在训练室里闹成一团,见两个人进来,想拉他们一同加入战局,虞祎杰看见薛翔匀和梁博文去拉刘彤,忙喊住他们:“别闹tonny,他生病啦。”话一出口虞祎杰就不好意思了,最能闹的包子趴在虞祎杰的肩膀上笑着说:“祎杰,tonny生病你心疼了啊?“虞祎杰转身挠包子的腰:“瞎说啥呀你!”



这个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虞祎杰心里却不怎么舒服,心里一个劲儿的后悔,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不过中午吃饭的时候刘彤过来找他,他又把早上的事忘到脑袋后面去了。


——————————————————————

短小一更

日常瞎jb编

萧夜在我的文里不可能虐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