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咱们一刀两断吧(六)


过了一个多星期,虞祎杰可以回家休息了。刘彤这一个星期里一直死皮赖脸的赖在虞祎杰身边,虞祎杰又没有力气赶他,只能任由他跑前跑后。



虞祎杰要分手的态度本来是很坚决的。他和刘彤在一起的时候如果闹了什么别扭,都是他先去找刘彤,刘彤从来没有先服过软。当然如果刘彤早知道这种“自信”会让自己后悔,说什么也要把虞祎杰哄好。



刘彤从来不知道虞祎杰狠心起来是这样的干脆利落。这几天里无论他做什么,虞祎杰都不会理他,跟他说话,说好几句他才会回几个字,不想回答的时候就假装没听见。可以说两个人从前的位置完全对调了。刘彤毫无怨言,他知道祎杰是个什么样的人,原本在自己面前是乖巧软萌的小动物,现在连看自己一眼都不愿意,又能怪谁呢?



虞祎杰对刘彤的死缠烂打开始的时候也很反感——凭什么刘彤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自己就要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吗?连分手的权力都没有吗?慢慢的虞祎杰也不太明白自己到底是真的想要分手,还是就想跟刘彤对着干。



事情的转机是一碗粥。



刘彤像往常一样把粥端给虞祎杰,他知道虞祎杰不会接过去,可是他不想放弃,万一哪天他就接过去了呢?



可惜那个哪天不是今天。虞祎杰不耐烦地打开刘彤的手,刘彤“照顾”他好几天也确实累了,一个手抖没拿稳碗,粥全泼到了他的手上。



虞祎杰顿时手忙脚乱起来,“tonny你没事吧!疼不疼快去拿凉水冲一下!”说这从床上下来拉着刘彤要去洗手间。刘彤拽着他的手腕把他拽到怀里,“宝贝,你终于愿意跟我说话了。”虞祎杰捶打他的肩膀,“快让我看看你的手!”“没事,粥不热,没有烫到。”刘彤递给虞祎杰的粥是温的,这样他喝起来比较舒服。虞祎杰听了推开他,又变成那幅冷漠的样子,“没事就好。”可是刘彤怎么可能放过这次机会?


“宝贝,你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我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虞祎杰坐在床边低着头,并没有回答。


“宝贝,你理理我好不好?”


刘彤听到虞祎杰吸鼻子的声音,蹲下去看他,果然在哭。刘彤慌了神,“祎杰,宝贝,不哭了好不好。”虞祎杰抬手打刘彤,一下接一下,刘彤就任由他打。“我都说要跟你分手了你为什么还不走!是不是看我一次一次像个傻子一样不要脸的粘上去你就很开心啊?”刘彤抓住他的手,“不,不是,祎杰,你听我说。”他抹掉虞祎杰的眼泪,“宝贝你不是傻子,我才是,我要是不傻就不会让你伤心难过。”刘彤把他搂进怀里,心里想着等会儿要把那个粥碗供起来。



“tonny,你知不知道你不理我的时候我特别害怕,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不能告诉别人,跟你说你只会让我别闹,可是我没有闹我真的好害怕。”说到最后虞祎杰埋在刘彤的怀里放声大哭,好想要把这两年的委屈都混着眼泪赶走。



哭了一会儿哭累了,虞祎杰没有了声音,只是时不时地抽泣声还在诉说着主人到底有多么难过。



刘彤觉得自己死一万次都不够赎罪,明明是想要保护疼爱一辈子的人,这才几年,就让他受了这些委屈。
虞祎杰哭着哭着睡着了,刘彤把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拿了毛巾擦掉他脸上的泪痕。小声说,“祎杰,以后再也不会惹你伤心了,相信我。”



这中间陈雨成来过一次,在门外看到虞祎杰在刘彤怀里哭,觉得自己没有进来的必要,转身离开了。



虞祎杰睡醒之后又变得像以前一样,是一只软软糯糯的乖巧小动物,看着他可爱的模样刘彤真想把他变小装进口袋里随身带着。“tonny!我要回家!”



“好,我们下午就回家。”


“我说我要回我家,不是回你家。”正在削水果的刘彤停下手:



“宝贝,你是不是还在讨厌我?为什么不愿意回我们的家。”



“你是不是傻呀,我不要回去拿东西的吗?”



刘彤敲了一下他的脑门,没说话继续削水果。

——————————————————————

复婚了!再甜个几章就完结了!

可惜真正的水煮鱼不会复婚……

谢谢

评论(2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