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离执现代AU 二十二


这是真的二十二!

执明这一次反常的坚决,说不见慕容黎就是不见慕容黎。不管是谁,一向执明提起慕容黎,执明的脸马上就冷下来,一句话也不说。但是不知道执明是受伤了味觉不灵敏还是怎样,没有尝出饭也是慕容黎做的,倒是赏脸吃了几口。这也是慕容黎唯一感到安慰的事情了——小孩的心是自己伤的,现在的一切都是活该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慕容离一定在执明问他家里不同意怎么办的时候,斩钉截铁的告诉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跟他分开;也会在第一时间换掉李煦送给自己的钱包;更加不会摇摆不定,夺走了执明最后一点点安全感和信任。可是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了,从前是执明处处体谅他,现在执明不愿意这么做了,那么自己就反过来追着执明吧。



执明的身体在恢复,医生给出的诊断是,身上有几处伤的很严重,以后痊愈了也会留下一些后遗症,有些剧烈运动或许就不能做了。慕容黎的心像是被一只铁爪攥住,他不想看见曾经飞扬跳脱的孩子以后只能安静的坐在一旁,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执明每天醒过来就是疼,他又不能乱动,唯一的发泄方式就是哭还不敢在妈妈面前哭,醒过来之后的状态反而不好。



如今谁也不敢在他面前提起慕容黎,执家人劝慕容黎回去休息,可是慕容黎从来没听从过。两个人,一个躺在病房里一个坐在病房外,就这么坚持着。



慕容黎虽然在执明那里碰了钉子,但是心里却是踏实的:比起从前忘不了阿煦心里的烦闷,现在他的心里敞亮多了。只是执明可不会管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想着谁,从前他总是让着慕容黎,现在可不会了。



陵光来医院陪执明的时候,每次都会看见慕容黎坐在外面。陵光终于忍不住跟执明提起。“执明,慕容老师每天都等在外面。”“哦。”“执明,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见他?”执明瞪了陵光一眼,“你是谁的好朋友?不许再说他!”陵光虽然也很惯着执明,但是他觉得有些事情不能只是纵容他,“我不说他,我说你好不好?你为什么讨厌他?”执明手里捏着被角,“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不想看见他,你走的时候告诉他吧,不要再等在外面了,没用的。”以前是我为了你委屈自己,我自己愿意的谁也怪不了,但是现在我不想再纠缠了,执明心里想。陵光摸摸他的头发,执明的头发本来是又黑又亮的,这段时间头发都失去了光泽也变得有些发黄,“执明,我们都希望你可以快乐,你现在真的快乐吗?”“快乐啊,我快乐的不得了!我现在谁也不用顾忌,也不用为了别人委屈我自己我为什么不快乐?还有,陵光你如果是来替他做说客的你就走吧!”陵光深吸一口气,想着不能生气不能生气,“我怎么可能替他做说客?我是来陪你的,小兔崽子。”执明笑了,“这还差不多,你是我的好朋友,你不能替别人说话!”这种孩子气的话逗笑了陵光,他何尝不希望执明永远都保持着赤子心性不要被俗世沾染?



陵光走之后,执明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门口:一墙之隔的外面,慕容黎坐在那里等着自己。如果是以前,自己一定早就扑上去了,可是现在执明却一点也不想让慕容黎再进入自己的生活——喜欢还是喜欢爱还是爱,可是为什么要把喜怒哀乐都寄托在一个人身上呢?没有他,难道就不能好好生活吗?


——————————————————————

还是多让黎哥等一下吧……

谢谢~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