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离执现代AU. 十八


三个人总是要吃饭的,慕容离回到厨房去做饭,李煦自告奋勇要帮他一起做,执明当然不高兴,可是能怎么办呢?他只会炸厨房。



执明坐在客厅里听见厨房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阿黎,你做饭比以前熟练多了。”“嗯,这几年我都是自己做饭的。”“你做饭还是我教你的,只是我这几年都没进过厨房,怕是现在你比较厉害了。”慕容离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这种情形让他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与李煦一起读书的时光,两个人一起在厨房里忙碌,吃过饭就依偎着倒在沙发上,看电影,或者什么也不做。



饭很快做好了,慕容离和李煦把菜端到餐桌上,慕容离提醒执明去洗手。



执明喜欢吃鱼,可是他不喜欢挑鱼刺也挑不干净,有时候会被卡到。慕容离非常自然的夹过一块鱼,仔细挑干净鱼刺,放到执明的盘子里。李煦看见心里自然是有些不舒服,可是他却不能说什么,毕竟执明与慕容离才是恋人关系。



一顿饭在有些尴尬的氛围中结束,执明没有多留,李煦却没有走。



“阿黎,我想跟你谈谈。”慕容离坐下来,“好,你说吧。”“你跟那个叫执明的孩子,是打定主意要在一起了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跟执明分手吗!”慕容离情绪有些激动,“阿黎我不是这个意思,执明还是个小孩,他连洗手挑鱼刺这样的事情都要你提醒帮忙,或许你现在宠他把他当小孩,但是时日久了,你不会厌烦吗?”“就算厌烦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李煦探身把手放在慕容离的膝盖上,“阿黎,你还是对我骗你的事情心怀芥蒂。”李煦说的没错,他的“死”对慕容离来说一直是块伤疤,慕容离冷笑,“对,我就是记恨你骗我,你知道我有多痛苦?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现在回来,我这些年的痛苦算什么?笑话吗?”李煦听着慕容离的话反而笑了,阿黎只是对自己骗他这件事感到无法接受,等他情绪冷静了,两个人有没有机会再续前缘谁也说不准。



另一边,执明晃回寝室,一见到陵光就哭起来,陵光赶忙扶他坐到床上,让他哭了一会儿之后才问他出了什么事,“陵光,阿离的前男友回来了,阿离要抛弃我了。”陵光已经从执意处听说了这件事,他拿纸巾帮执明擦眼泪,“慕容老师说要和你分手了吗?”执明摇摇头,“可是现在不说过不久也会说的!那个李煦那么好,又会帮他做饭又温柔,阿离怎么可能还会喜欢我。”“可是你也很好啊,你又可爱又好看,谁会不喜欢你呢?”“陵光你今天好温柔。”陵光听完一把推开他,“我哪天不温柔!”说完又摸了一把执明的头发,“好了先睡觉,慕容老师又没有要跟你分手,你不要瞎想。执明,其实李煦现在回来也是一件好事,如果慕容老师是真的爱你,那么他以后就不会再想李煦了;相反,如果李煦真的死了,反倒会被记一辈子。”执明听他这样说心情好了点,乖乖去睡觉。
李煦一直在慕容离家里待到很晚。慕容离的态度也在逐渐软化,“阿黎,小的时候一直是你保护我照顾我,可是我并不是那种可以心安理得躲在别人身后的人。李家害死了我妈妈,小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有你,我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回到李家,夺权,这都是我策划了很久的事情,我希望我们可以更好的在一起啊阿黎。”慕容离从小就对他好,听他这样说,大概是舍不得再责怪他,可是慕容离没有想过,如果他真的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爱李煦,是不会这样轻易原谅他的。



时间太晚了,李煦就住在了慕容离的家里。不过很快慕容离就后悔了自己的这个决定。



第二天早上下雨了,执明又像上次一样拎着一袋早餐来找慕容离——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因为害怕,他怕过了昨天一晚上,他的阿离就不再是他的阿离了。



执明在与慕容离交往的不长时间里,除了感到快乐,就是惶恐了,他的惶恐一直在积累。让执明彻底被压垮的,就是早上为他开门的李煦。



执明来的时候慕容离正在洗漱,所以是李煦去开的门,执明看到李煦的那一瞬间脑子空了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李煦有意要挖执明的墙脚,对他的态度并没有很热情,“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倒是你,小朋友,一大早就跑到老师家里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执明站在门口,李煦把门堵住他进不去,要找慕容离问个清楚的强烈想法让他扔下手里的早餐,一把推开李煦,李煦本就不是什么强壮的人,被执明一推就摔到地上,脑袋好死不死撞到了慕容离家里的鞋柜。执明也愣住了,一个大男人也太弱不经风了吧,慕容离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李煦倒在地上,一着急,理都没理执明,一把抱起李煦就要下楼。执明在原地愣了一会,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他也跟着跑下楼,可是慕容离已经走远了,执明一着急从楼梯上跌下去扭到了脚。执明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课是不想上了,他现在只想回家,到爸爸妈妈的怀里哭一哭。



执明拖着一只伤脚走在雨里,伞和包都落在了慕容离家里,没法回去拿,他现在身无分文,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回去。



学校到家虽然不远,可是执明走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了,这期间雨势只大不小,执明又受伤了,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走在雨里。



慕容离把李煦送到医院后给执明打了电话,告诉执明,李煦没事叫他不要担心,可是却没打通,打给陵光也说没有见过执明。慕容离昨晚没怎么睡觉,他仔细想了自己与执明和李煦的事,慕容离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就知道了自己到底要怎么做——之前李煦不在,自己无法正视内心的感受;可是现在李煦回来了,慕容离也发现他对李煦已经没有什么爱恋之情了——或者说本来也没有什么爱恋,只是保护欲和习惯在作祟——他现在满心想的都是执明,李煦所说的重新开始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就出了这样的小意外。



执明敲开自己家的门,是执爸爸开门,执爸爸看见宝贝儿子这副狼狈相吓了一跳,而执明却在看见爸爸的一瞬间放心地失去了意识,软倒在爸爸怀里。



执爸爸把执明抱进去,和执妈妈两个人手忙脚乱的为执明换下干净衣服擦干身体,把他放在床上。



执明一直睡着,下午的时候就发起了高烧,病势汹汹,都开始说胡话了,执爸爸和执妈妈又慌忙把他送去医院。


——————————————————————

阿离的转变突兀了点,但是不太想详细写这里,简化了一下,总之黎哥现在也知道自己真爱是sei了,再来点虐就彻底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谢~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