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离执现代AU 十七


第二天早上执明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起了床。



另一边,执意和李煦即将签订合同。两个人交涉的基调一直是针锋相对,都是人精,但是又有些惺惺相惜,毕竟本质上他们是一类人。



执意暗中调查李煦的事情瞒不过他,同样的,他也有办法知道执意为何要对他进行调查,但是两个人都心照不宣。



“李先生刚刚回国不久,这次的合约签订之后李先生有何打算?”李煦轻笑,执意这就是要把事情端上桌面了,“访一故人。”执意深吸一口气,她原本不该插手别人的私事,只是事关执明,坏人该做也得做。
“访故人无可厚非,只是……”“执小姐的意思,我懂,可是别人的私事,执小姐是否越矩了?”“越矩?只要李先生不越矩,我自是不会插手。”二人聊了几句,就握着手对着媒体的镜头笑的得体。



这张照片明天就会会出现在钧城的各大媒体,执意心里七上八下。



而事实是没等到第二天媒体的报道,慕容离就见到了李煦。



执明前一天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整天都懵懵的,慕容离上课的时候看他的头一点一点,没一会儿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也没叫醒他——课可以再补,现在先补觉。



原本慕容离打算晚上叫执明来他家里吃饭,执明周一的课上到傍晚六点,慕容离先行回家准备,慕容离饭做到一半,听到敲门声以为是执明来了,一看时间里六点钟还差几分钟,应该不是执明。慕容离带着疑惑去开门,门打开之后看见的那张熟悉的脸,却让他不知所措。



慕容离愣在那里,是李煦先开口,“阿黎,我回来了。”慕容离眨了两下眼这才回过神来,他觉得自己失去了语言的能力,该说什么?听到阿煦说话的那一瞬间说没有喜悦是骗人的,那又能怎么样呢?自己这几年的痛苦和怀念就这样没有任何意义了吗?执明呢?执明怎么办?阿煦回来又要做什么呢?这也太荒唐了!“呃…你先进来吧。”慕容离将李煦引进门,“这房间是你的风格。”李煦在沙发上坐下,看到慕容离身上系着围裙,又探头看了看厨房,“阿黎你在做饭啊,我帮你吧。”慕容离已经恢复了正常,“阿煦,好久不见。”慕容离到厨房去关了火,他没有心情做饭,他的喉结上下蠕动着,像是有话要说,李煦自然是知道他要说什么,“阿黎,你看见了,我没死,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妈是我父亲的情妇,只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被我父亲的妻子害死了。李家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给过我,还杀死了我妈,我小的时候没有办法,所以一直在忍耐,但是我也没有闲着,我一直在韬光养晦,他们给我的钱足够让我不少事情。直到三年前,我父亲病危,李家的企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我知道机会来了,所以我假死骗过你,回到李家。李家唯一的正牌少爷是个草包,一遇到当时的情况就慌了手脚,那个时候他们不会阻止我进入李家的企业,光是本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都要靠集团养着。我帮助李家度过危机,夺权,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后来我父亲被我送到国外的小岛上疗养,估计也没多久好活,他的妻子和儿子我也一并送去了。”“那你为什么要假死骗我!”“阿黎,当时我孤身一人去到李家,是生是死我也不知道,我不能拖累你,况且,李家那样封建的家族,必定不会接受一个同性恋的家主。我才坐稳了家主的位子,现在我已经不用理会他们了,”慕容离有些嘲讽的笑,“阿煦,你让我…该说什么呢?”李煦上前扑到慕容离怀里,“阿黎,现在没有人能阻止我们了,我们,重新开始…”话音未落,门又响了,慕容离推开李煦去开门,这次真的是执明来了,执明开始没有看见李煦,像以前一样一边与慕容离说笑一边换下拖鞋,并没有发现慕容离今天没有摸他的头发也没有捏他的鼻子。往里走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转头看慕容离,“阿离,这位是…”“李煦。”这个名字执明太熟悉了,简直是噩梦一般让他吃不下睡不着的存在,可是他不是去世三年了吗?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执明有些茫然。李煦见到执明才想起来他应该是执意的弟弟,阿黎的新男友,站起身来向执明伸出手:“你好,我是李煦,是阿黎的……嗯……前男友?”执明僵硬地伸出手去握了个手,“我叫执明,我是……”没等执明说出“阿离的男朋友”这几个字,李煦就抢先,“我知道,你是执意小姐的弟弟。”脸上的笑容让执明看着发怵。


——————————————————————

今天先让阿煦出个场吧~别让他晚上来找我😂
后面原本是打算虐虐萌萌的,不过我有点动摇……
毕竟萌萌出个车祸这种情节实在太狗血了……
这样吧,同意萌萌出车祸的扣个1好不啦
如果不同意我应该还是会这么写,因为我好喜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看弱弱的小萌萌
然后虐下黎哥
这章里的“阿黎”不是错别字,阿煦就是这么叫他的

谢谢~~





评论(3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