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煜骁】遖宿小公主


性转预警!ooc预警!不喜勿入哦


遖宿有位公主名叫毓骁,十三岁的豆蔻年华却没有一点公主应该有的样子。遖宿本就民风剽悍,毓骁更是被宠得无法无天,比个男孩子还能闹腾。只是这种闹腾劲看在遖宿王和大王子的眼里,就是天真可爱!王后经常担心宝贝女儿会不会嫁不出去。


琉璃国的大王子子兑出使遖宿,带着同样十三岁的王弟子煜。


遖宿国准备了隆重的招待仪式,小公主毓骁被迫穿上了淑女的裙子,束手束脚,小公主不情愿地嘟着小嘴。


晚上的宴会,子兑带着弟弟子煜一同出席。毓骁看到子煜眼睛就亮了:这个琉璃国的小王子长得白白嫩嫩甚是可爱。毓骁自顾自去到子煜桌前,一屁股坐在他身旁,“我叫毓骁,你叫什么呀?”子煜正在吃东西,小嘴一动一动的还没来得及回答,毓骁的手就掐上了他的脸,果然手感跟想象的一样好!毓骁可不是普通女孩子,她的手劲大的很,下手又没轻重,子煜的眼泪都要疼出来了,幽怨的盯着毓骁。毓埥看到妹妹又出去惹是生非,赶忙去把她拉回来,“子煜王子,小妹年纪小不懂事,那里冒犯了还请见谅。”子煜面上没说什么,可心里是记恨上毓骁了,哪里有个公主的样子?那么粗鲁又野蛮,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孩!


毓骁被哥哥拉走的时候还念叨着她不要走她要跟这个小子一起玩,当然被无情驳回了。


子兑与国主以及毓埥商谈国事,子煜每天被人陪着在遖宿王城里转悠,日子过得悠闲也无聊。


这天子煜在花园里闲逛,听见树上有人说话:“嘿!”子煜抬头看了看,没看到人,“你叫子煜对不对?你陪我玩吧!”子煜循着声音去找,发现正是那天那个讨厌的遖宿国公主,她爬到树上去坐着,正往下探头跟自己说话。子煜并不想理她,可是不理她实在是有失礼仪,走到她正下方,“毓骁公主,在下还有别的事,告辞了。”毓骁一听他要走着急起来,脚一滑从树上跌下来,不偏不倚把子煜砸在了地上。子煜对毓骁本就没什么好印象,这一砸更是讨厌毓骁,毓骁把他扶起来,“毓骁公主!我们素不相识,你第一次见我就掐我第二次见我就砸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吗?”说罢气呼呼的走了,留下毓骁在原地发愣。


不过毓骁并没有气馁,那天之后她每天都到典客署去纠缠子煜。一会问他琉璃国的风土人情,一会又要看看他的“火锅帽子”,子煜看着这块狗皮膏药,无语问苍天。


直到有一天,两个人在水池边上,推搡之间子煜跌落水池,毓骁又把宫人全都支走了,只得跳自己下去救人,子煜不会游泳,在水里瞎扑腾,毓骁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从水里救上来。


上岸之后子煜彻底爆发了:“毓骁公主!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你每天这样缠着我让我很困扰!你以后不要再烦我了好不好!”毓骁听得一愣一愣的,秋日里的寒风一吹,更是感到寒冷,“子煜对不起,你快回去换衣服洗澡,千万不要生病。我…我不会再来烦你了。”说完毓骁转身走了,子煜看着那个湿漉漉的单薄身影,竟有些过意不去,打了个喷嚏之后还是决定回去换衣服。


之后的几天毓骁都没来找他,没有那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在身边,还真有些不习惯。子煜问侍从毓骁在做什么,谁知侍从竟告诉他毓骁生病了,那天落水回去之后便发起高烧,烧了好几天了,国主王后和大王子都要急死了。


子煜一听,赶忙叫侍从带他去毓骁的寝宫,临到门口了子煜却停下脚步,自己不是很讨厌她吗?怎么听到她生病了还那么着急呢?


正是毓骁喝药的时间,毓埥端进药去忘了关门,子煜悄无声息的进去,做贼一样看着毓骁。毓骁瘦了,才几天就瘦了一圈,小脸苍白的,恹恹的没有精神,缩在母亲怀里不肯喝药,像一只小病猫,毓埥在一旁哄着,可是毓骁好久才看他一眼。


子煜忍不住走进去,先是向王后和毓埥行了礼,又结结巴巴地问毓骁病好了没有,还有哪里不舒服。毓骁见是子煜来了很是意外,好像病都好了大半,王后和毓埥见状都出去了,留下毓骁平日里的侍女在屋里。
“毓…呃…骁骁,都是我不好,我害你生病了。” 毓骁靠在床头,不似往日那般活泼,可听见子煜叫她“骁骁”,还是开心的笑了,“子煜,是我不对,是我先害你落水的。”两个人纷纷责怪自己,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这就算是冰释前嫌了,毓骁心情好了病也好得快,没两天就又活蹦乱跳。两个人一起去骑马,一起在河边看夕阳,一起爬树搞得身上脏兮兮……


可是子煜总要回琉璃国的,子煜走的那天,毓骁拽着他的衣袖哭的梨花带雨,子煜拿出一块手帕替她擦眼泪,在她耳边小声说,“骁骁,我一定娶你。”把手帕塞到她的手里。


过了三年,毓骁成为了子煜的王妃,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子煜也一如既往地纵容。


毓骁为子煜生了三个孩子,两个儿子都是稳重的性格,唯独小女儿随了毓骁,像她小时候一样调皮,不过子煜最为疼爱小女儿。

——————————————————————

大晚上抽风的产物…
一姐在直播里说自己是女孩嘛,干脆写个可爱的小公主性转咯
所有的不合理都是我的锅~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