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离执现代AU





执明从慕容离的家回寝室的时候,自己的衣服就留在了慕容离的家里。



进门陵光看了他一眼,一时没反应过来说了句“你回来了啊。”说完觉得哪里不对,转过头去盯住执明,“怎么啦,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你出去一趟衣服怎么还换了?这套衣服我没见过呀。”陵光仿佛妙龄少女的母亲,怕自己的女儿被坏男人骗走一般。执明挠头,干笑了几声,“呃,那个,我,不是…我谈恋爱啦!”这算是个重磅消息,正在和小情人调情的蹇宾都停下来看着执明。执明想着反正迟早都要招的,长痛不如短痛。剩下的话他不用说陵光他们也知道了,执明在寝室天天念叨慕容离,只是没想到速度那么快。后知后觉的孟章一口水喷出来:“跟慕容老师?!”“怎么,很意外吗?”孟章摆手,“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慕容老师这样的人会跟学生谈恋爱有点意外啦。”



四个人闹了一会儿便关灯上床,执明睡觉前把慕容离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边,打算明天洗好了送回去。



过后的一段时间里,陵光知道了什么叫重色轻友。
执明那天回到寝室之后睡了一觉,早上早早的就起床,还记得给陵光留了张纸条,上面写着他要去追求下半生的幸福,不能陪陵光一起吃早餐了。



执明早早出门,去买了两大袋的早餐,拎着到慕容离家去敲门。执明敲开门的时候,慕容离明显是刚起床,眼睛都睁不开,还顶着一头乱毛,一点也没有平时精英的样子。“执明?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慕容离瞌睡醒了大半,执明看着慕容离睡眼朦胧头发凌乱的样子心里想着,原来慕容老师早上起床的时候那么可爱,要不是两只手都拎着东西空不出来,就可以拍下来了。



执明进去把早餐放到餐桌上,“阿离,我来给你送早餐呀。”慕容离乍一听见执明叫他“阿离”,愣了一下,“太麻烦了,你以后不要起这么早,多睡一会。”执明应了,慕容离洗漱完之后有变成平日里那副青年才俊的样子,坐到餐桌旁,“买那么多?”执明嘿嘿笑着,“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嘛,就多买了一些,你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挑食的。”执明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托腮一脸痴汉笑的看着他,慕容离问他,“你吃过饭了吗?”执明反应过来,只顾着给慕容离送早餐,忘了自己也没吃饭,慕容离看着他懵懵的样子,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快吃吧,今天你们班有早课,我跟你一起去。”这是执明第二次在慕容离的家里吃饭,上次在他家里吃饭的时候他们还是师生,这次已经成为了恋人。执明本质上是个好养活的孩子,给啥吃啥,慕容离看在眼里只觉得他越发惹人怜爱。



两人吃过饭后,便准备出门,慕容离住在学校的教师公寓,上班的时候一般是步行。



钧城的十一月末已经有些冷了,慕容离出门前看执明穿的单薄,把自己的围巾给他围到脖子上。执明的脸蛋和嘴巴都有点嘟嘟的,围上围巾堪堪露出下巴,可爱的让人想咬一口,慕容离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他把牙齿挨到执明的脸,在他的脸上蹭了几下,嗯,又软又滑,口感不错。



执明睁大眼睛,他一直以为慕容老师这么内敛,两个人做什么事估计都要自己主动来了,现在看起来,好想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秋天总是寂寥,不过刚刚被“咬”了一口的执明并没有感觉到一丝压抑,只是看着树上将落未落的叶子都比平日里活泼。两个人并肩走在校园里,执明为了报“一咬之仇”,手不安分的去勾慕容离的,却又犹犹豫豫不肯牵上去,最终被慕容老师一把攥过。


———————————————————————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啥……


评论(1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