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离执现代AU 没有名字 换了ID也得认识我啊!!!





赵泠泠看时间不早了,想要将执明送回寝室,执明问赵泠泠阿煦是谁,赵泠泠思考了一分钟:“我觉得这些事应该由慕容离告诉你,现在你先回去休息吧。”执明感觉像做梦一样,明明本来只是要帮慕容老师庆祝生日,却撞见他醉酒,又遇到了赵泠泠,然后自己稀里糊涂的就成了慕容离的爱慕者,但是,后悔吗?并不。



执明回到寝室的时候陵光还没有睡,执明连衣服也没有脱,甩掉鞋子爬上了陵光的床。陵光看着悄无声息爬上来的执明,直觉告诉他出了什么事。执明钻到陵光怀里,像他们小时候一样——小时候执明长身体比同龄人晚,又比陵光小一岁,在陵光小时候的记忆里,执明一直都是小小的一只,两个人一起睡的时候总爱钻到他怀里,还叫他“陵光哥哥”。



执明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陵光哥哥,”开口吓陵光一激灵,执明都多少年没这样叫过他了,“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执明也不看陵光,只是握着他的手臂,陵光看出来,执明绝对是遇见什么大事了,“怎么了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乖?”“我…如果我喜欢…喜欢慕容老师,你还跟我一起玩么?”陵光乍一听到,说不震惊是不可能的,但是从小跟执明一起长大也该知道他的性子,陵光仔细一思量便明白了,笑着搂过执明,“我还不了解你?你对慕容老师这么殷勤,我早该看出来的。”说罢没等执明开口,就赶他下去洗漱睡觉,“你喜欢慕容老师可是他不一定喜欢你呀,先睡觉吧,明天起来再说好不好。”



只一句话着实戳中执明的痛点:慕容老师看着清心寡欲,男欢女爱都跟他没关系的样子,况且看他今天晚上的失态,可别是心里藏着个白月光?这就更难办了不是。



不过事实证明执明想的是悲观了一点。慕容离早上醒过来,看到赵泠泠坐在床边盯着他,以为自己醉酒还没醒,揉了揉眼睛,确实是赵大小姐没错。“你怎么在这里啊?”“快去洗脸刷牙,早饭在桌上。”慕容离一头雾水,赵泠泠像是有什么大事要说,可他实在想不到会是什么事。两个人坐在桌子前,“我觉得你是时候开始一段新的感情生活了。”慕容离停下咀嚼,看着赵泠泠,“怎么突然这么八婆?”“谁八婆了?我说真的。我师兄也走了三年了,这三年里你过得也够辛苦的,跟个苦行僧一样。这事我们也跟你说过不止一次了,你从前总是打哈哈咱们可以放下不提,但是现在,有机会你就要把握住啊。”慕容离低下头:“瞎说什么呢?什么机会不机会的。”“你别跟我装了,你敢说你对执明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你昨晚喝醉了一个劲的说对不起我师兄是怎么个情况?你这三年守身如玉,可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赵泠泠总是这样,说话不懂得委婉。慕容离一心只想着把那颗小芽掐掉,可现下赵泠泠提出来,说明藏也藏不住了:“是,泠泠你说的对,执明是个好孩子,我也承认他确实是感染到我了,可是我现在真的不能接受新的感情。我不能背叛阿煦,也不能辜负执明。”赵泠泠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慕容大哥,你对背叛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师兄已经走了三年了,他那么爱你也不希望你一直这样折磨自己啊,你说这三年里你真正快乐过吗?你需要一个人,一个能帮你彻底走出来的人,这个人不是我不是伯父伯母也不是方夜和萧然,但是有可能是执明,我知道让你现在就接受他是不可能的,况且对执明也不公平,但是你听我的,不要刻意推开他好不好?”慕容离知道赵泠泠是在为他着想,她看出自己此时内心的纠结。执明真的是小太阳一般的存在,他不爱学习,但是却肯为了自己背诵繁杂的法律知识甚至跟陵光一起泡图书馆;他本是飞扬跳脱的性子却肯沉下心来做课代表;他面对自己的疏离从来都没有退却,他像阳光一样照到自己阴冷到生满苔藓的心。这样的执明慕容离怎么可能不动心?但是动心又能怎样呢?他忘不了李煦,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放下李煦,又怎么敢染指执明?“哦对了,离哥,我已经通过了钧城大学的面试,下个月就去钧城大学做老师。”



送赵泠泠离开后,慕容离看到沙发上面放着一个小盒子,打开看,是一个男士钱包,里面有一张小卡片,写着:“慕容老师生日快乐——执明”慕容离苦笑。


——————————————————————
看到了一点曙光,离我喜欢的情节又进了一步!

我叨叨几句哈,最近特别喜欢薛翔匀,然后看到三哥小时候的照片,惊觉跟我小时候的一张照片好像!连神情都像!可是那张照片找不到了,找了一晚上还耽误了码文😂我换了ID可别认不出啊,以前的吕农药现在的小棉袄

现在吧,就是阿离很纠结嘛,一方面有感觉一方面又过不了心里那道坎,等离哥跨过这道坎,我就开始洒狗血发糖了~

依旧谢谢各位咯😊
我是死话唠~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