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离执现代AU 我已经懒说没有名字了




在慕容离的家里吃过饭之后,执明愈发觉得慕容老师是个妙人:做得一手好菜,学识渊博文武双全,长相身材更是没得挑,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妙人将来会便宜了谁,会是运动会上那个女生吗?



执明想着慕容离的生日就快到了——他在办公室里看到过慕容离的身份证。上次跟慕容离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说他在钧城没什么朋友,虽然家在钧城,可是父母一年到头都忙得见不到人。执明问他生日要怎么过,他却说自己不过生日。



执明一心想着慕容离一个人多孤单,却没有想过慕容离为什么不过生日。



从前慕容离是过生日的,跟李煦一起。直到三年前,两个人在国外即将完成学业,慕容离的生日就在回国的前不久。那个时候两个人都雄心满满,又没有什么压力,是这几年里最轻松的时候。李煦拉着慕容离出门要为他庆祝生日,两人开开心心的出了门,路上李煦说要吃马路对面的冰淇淋,慕容离便去帮他买,拿着冰淇淋回来的时候却看见本应该挂在高处的广告牌砸在地上,旁边围了好多人在看,那些人里,没有李煦。



慕容离很久都接受不了这件事,他的阿煦站在那里等着他买冰淇淋回来,怎么他回来的时候阿煦就不见了呢?李煦被从广告牌下移出来的时候,甚至连慕容离都无法认出他。



李煦死之后,慕容离愈发的不爱说话,他迅速消瘦下去,仿佛一朵正在枯萎的花。他封闭了自己,搁置了回国的计划,每天躲在家里,像一具行尸走肉。那段时间连他工作狂的父母都放下手头的一切事情陪他。赵泠泠就是在那段时间里与他熟悉起来的,赵泠泠是李煦关系很好的师妹,李煦意外离世她也很难过,于是就经常去他的家里看望,慢慢的关系就好起来。慕容离的两个关系不错的师弟:方夜和萧然,也经常去陪伴他。即使是这样,慕容离也是过了快两年才走出来,而且说是走出来,但是依然对许多事情心怀芥蒂,比如谈恋爱,比如过生日。



可是执明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满心欢喜的要帮慕容离过生日。执明在上次没订到的那家餐厅订了座位,再三确定预定是否成功;又去帮慕容离挑了礼物,他看见慕容离的钱包磨损很严重了,就帮他买了新的。



去邀请慕容离的时候,得到了意料之中的拒绝,再三纠缠也没能成功。执明铩羽而归,可是他的热情却没有被浇灭,他决定亲自去慕容离的家里。




执明完全没有考虑过慕容离拒绝他是不是因为家里有什么人在,当然慕容离家里确实没有别人在,当执明敲开慕容离家的门的时候,慕容离已经离喝醉不远了。



他没有见过这样的慕容老师,慕容离见到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让他进门,然后自己坐在沙发下面,拿起酒瓶往嘴里倒。旁边已经积累了一些空酒瓶。“老师,你没事吧?”执明轻声问他。谁知慕容离却把手捂在脸上哭了起来。执明慌了,他蹲在慕容离跟前,“老师,你怎么了?”慕容离已经醉了,他嘴里一直叫着“阿煦、阿煦,对不起”执明心里疑问:阿煦是谁?为什么让慕容老师这么伤心?可眼下没有人能帮他解答。



门铃又一次响起来,执明打开门,是赵泠泠。赵泠泠还记得他,那个在运动会上扑到慕容离怀里的孩子。赵泠泠问他:“小朋友,你怎么在这里?”随后看到坐在沙发下面的慕容离,她顾不上执明回答,跑过去扶起慕容离,料到了他今天不会很开心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他醉成这样,着实是不太正常,就算是李煦走的第一年,慕容离也很少这样。“来帮我一起把他放到床上去。”执明呆愣愣的跟赵泠泠一起安顿好慕容离。慕容离看着瘦,可是并不轻,况且喝醉的人都死沉死沉的,费了一番力气。两个人一起坐到客厅里。执明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你是阿煦?”赵泠泠笑了:“我不是阿煦,我是阿煦的师妹,我叫赵泠泠,嗯…你叫我姐姐吧。”没等执明有反应,赵泠泠就说:“你喜欢慕容离。”不是问句,是肯定。



执明低头思索。他第一次见到慕容离时是九月中旬,现在是十一月中旬,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里,他对慕容离的感情确实有了一些变化。不再是单纯的欣赏,看他做饭时想与他共度此生,看他醉酒难过就想哄他开心,这不是一个学生对老师的感情。既然不知道慕容老师今后会便宜了谁,那还不如便宜自己呢。执明抬头,“是。”赵泠泠浅笑,她大概也明白慕容离为何如此失常。


———————————————————————

这一章写的略急躁,是我急于进入正题😂请原谅我
下一章开始就可以闻到恋爱的酸臭味了~
有人知道阿离为什么难过吗😂
昨晚终于回家了~还是家里好呀
谢谢不嫌弃我文笔的各位,抱拳了老铁!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