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猪不追猪的先改个名再说

愿闻麒祥

离执现代AU 还没有名字……


慕容离曾经也有一个亲密的人,更甚于陵光与执明之间的的亲密,因为他们的灵魂和肉体都有着密不可分的交缠,那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李煦。李煦是个温柔的人,他自小体弱,性子也总是像温水一般,只要靠近他,就会感到心安。两个人虽然一起长大后来又有了恋人这层关系,但是慕容离却没有见过李煦的父母几次,一直照顾李煦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嬷嬷,后来这位老嬷嬷去世了,两个人便一起出国念书。在国外的时候,两个人吃不惯那里的饭菜,便在华人超市里买了食材,再由李煦来烹饪。李煦的厨艺着实是不错,但是慕容离心疼他身体不好还总是操劳,自己也跟着他学了一手还过得去的厨艺。只是这两年慕容离不做饭了,因为已经不知道该做给谁吃了。



陵光和执明下了课就去了餐厅,只是执明似乎还沉浸在慕容离刚刚那个浅浅的笑容里,一改往日话痨的作风,陵光说一句他才“嗯”“啊”几声。陵光上手拧住了执明的耳朵,趴在他耳朵边上大声说:“执明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被拧耳朵还被大声吼的执明一脸委屈的捂着耳朵问陵光:“啊?什么事啊?”陵光实在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说你今天是被鬼上身了吗?为什么突然上课那么积极?”执明皱了一下眉头:“就是觉得很喜欢慕容老师啊,我就不能努力学习吗?陵光你看不起我。”陵光虽然还是很疑惑,但是直觉告诉他不用再问了,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陵光了解执明,他从小就是飞扬跳脱的性子,做很多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或许他现在看慕容老师长相好看又有才华、喜欢慕容老师所以愿意做课代表,过上两个星期热情下去就哭着喊着求自己帮他做事了。想到这一层灵光就不再纠结于执明的反常,跟他一起去餐厅吃过饭后就回了宿舍休息。



钧城大学的宿舍虽然每间只有四个人,却没有采用在许多大学都很流行的上床下桌,而是两张比较宽的上下床。陵光和执明毫无疑问要住一张,陵光想到小时候两个人睡在一起,执明无数次从床上滚下去,便要让执明睡在下床,怕他睡上床摔成脑震荡。执明也很清楚自己睡相有多差,接受了陵光的提议。执明的对床是小可爱孟章,孟章不到十六岁,作息时间跟小孩子一样,晚十点睡早六点起中午必须睡午觉。两个人回到宿舍的时候孟章已经睡着了,蹇宾不在,应该是去找他的小齐了。



执明早上起得晚,现在当然睡不着,硬挤到陵光的床上跟他并排躺着玩手机。陵光习惯了他的任性也由着他胡闹。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小声说着话,最终还是睡着了。



慕容离下午没有课,不知怎么又想起他的课代表执明,他看出来执明很喜欢他,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喜欢。像执明这样不识人间疾苦的小少爷,慕容黎是不太愿意与他过多交往的,他怕时间长了,自己身上的阴郁会打扰了执明的纯粹,如果有可能,他是希望像执明这样的孩子永远都不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黑暗;慕容离又想到陵光,陵光也是个小少爷,可是慕容离对他却没有这样的担忧,他能够看得出来,陵光虽然家境优渥,可是他天性和成长都不像执明一般,他是知道也经历过无奈的;他也看得出来,陵光也在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执明的纯粹——或许正是因为执明身边的人都把他当作宝贝一般宠着护着,执明才会像今天这样纯粹,执明真的很幸运。



慕容离打开钱包,他的钱包已经磨损的很严重了,与他整个人的气质极不相符,然而他从没想过要换掉。钱包的夹层里有一张照片,是两个笑的开怀的少年。可能已经很少有人把照片放在钱包夹层里了,但是慕容离却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他的钱包现在还能用,但是早晚有一天会坏掉,等到钱包坏掉的时候,慕容离该怎么办呢?



陵光醒过来的时候,执明扒在他身上睡得正熟,孟章睡眼惺忪的坐在床上。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不过没有课,陵光就没有叫醒执明,塞一个枕头在他怀里,又怕他睡懵了掉下去,把被子堵在床的外沿自己下了床。

—————————————————————
作者瞎唠叨:这一章应该是过渡,下一章小明就要开始撩慕容老师了~~
本来有一个裘光的脑洞要先写的,但是离执脑洞来得太猛烈就先写这个了,裘光的应该还是会写,跟这篇是同一个背景,时间线靠后一些。
第一次写比较长的,哪里不好的话还请多多包涵~
啊对了,题目里的没有名字是真的没有名字,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再说吧

评论(4)

热度(35)